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网站首页  |   本馆指南  |   工作动态  |   政务公开  |   馆藏欣赏  |   展览厅  |   大事记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 展览厅 站内搜索

 
记忆市北·人文历史系列片《循源》母脉之路(上集)

若视频繁忙无法加载,也可以点击此处观赏

    “母脉”即青岛历史上的“老路”。本集论“路”,既讲述了青岛开埠之初市政路网的发端形成,也展现了现代青岛大交通的格局;既介绍了街巷路网和特色,又展现了城市公路、铁路的形成脉络;进而从“自然路”引展到“心路”和“思路”,紧扣“这条路,一头连着历史,一头通向未来”的篇首语,探讨市北发展“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命题。
      本集从1892年,奉旨移防胶澳的总兵章高元,修建的以兵营、炮台、码头和镇守衙门为中心、向内陆伸延出的数条道路,引出青岛从滨海一隅迈向大都市的“母脉之路”片题,共分3节。     


       第一节主要叙述了德占青岛后开始城区街道的路网布局到1949年青岛市政道路的总体发展。片中青岛市档案馆宣教处处长周兆利说:德国占领青岛之后,关于这个城市如何建设布局,德国人的动机首先要保证德国人的利益,主要是基于种族优越的这种理论,实行“华、洋分治”的这种政策。和其他有过殖民历史的中国城市不同,青岛的殖民化,不是经历外国租界局部构建“国中之国”嬗变而来,而是在没有任何旧城规划的前提下,完全按照德国殖民者的意志和蓝图,一以贯之地建造德国殖民城市的翻版,并做到了因地制宜,依据青岛的自然地貌,选择了放射形、环岛形和自由曲线形,作为道路规划的三种基本形态,其中又以放射形为最要,将行政中心、炮台、兵营、野战医院等军事设施相连接。初步形成了以总督府为中心,向四周发散的青岛路等六条路,成为放射形市街设计的典范;沿海岸线、山头曲折迂回建成的小路,即是环岛形路网的代表;而将太平路、莱阳路等雏形进行的现代市政道路修整,则形成了自由曲线形道路的标志;加之广西路、中山路等一批基于公共建筑集中区重要干道的长线规划和建成,共同奠定了青岛遗存百年的路网母脉之特色。

       然而,德国人的种族歧视理念所体现在欧华分治和建设标准的差别,也制约了青岛市街的拓展和成长。青岛市档案馆宣教处处长周兆利指出:德国人在不同的区域、道路建设标准是不一样的,中山路作为贯穿青岛区和大鲍岛区一条主干道,南段路宽度是25米,北段只有20米;南段两侧有很多的绿化带,但是北段是光秃秃。为此,1910年,德国殖民政府取消了欧华分界,至1914年,共修建道路75条。


       1914年,日德青岛之战爆发,德国人的规划也被迫改弦易辙。与德国人直接致力于市政建设不同,日本人则通过培植日资工商业来扩大城市规模,随着日本侨民的大量涌入,德人规划的大鲍岛商业区已不能满足其居住和贸易需求,因此,在今堂邑路、馆陶路、聊城路、热河路、铁山路附近形成了日货充塞、店铺林立的市街;而临港口开辟的新疆路、益都路、吉林路等相继建成;作为劳工集聚区的台东镇新增加了威海路、桑梓路和台东一路等。伴随着鲍岛区与台东镇的往来增多,辽宁路作为沟通南北的主干道顺势建成。为加快经济掠夺,日本人又在青岛北部四方、沧口一带建设工业区,建成了唯一连接市区的“大马路”四流路,而街道规划基本没有,因此造成了当时“有城市建筑而无城市街道”的怪象。到第一次日占结束时,青岛的市街规模几乎扩大了三倍。


       北洋政府接收青岛之后,地方势力林立、派系争斗剧烈,根本谈不到系统的市街规划。1929年,政权易帜,市街规划和道路建设有了稳定发展,八大关、团岛、台东若干道路建成。到1935年,当局制定出《青岛市施行都市计划方案(初稿)》,规划范围向北扩至沧口、李村,向东展至辛家庄、麦岛;把崂山、塔埠头、胶州、红石崖等作为专项规划。可谓是中国人第一次突破殖民者规划的“小青岛”框架,规划出的第一个“大青岛”蓝图,并规定80%占地面积作为住宅和园林,行政区只有0.4%,从而奠定了青岛作为宜居城市的基调和特色。

       该方案因日本二次入侵而化为泡影。随后,青岛政局又几易其手。战乱中的青岛,道路建设同样是混乱不畅。直到青岛解放后,城市的母脉之路才得到拓展,大青岛的规划建设真正踏上了康庄大道。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网站访问量:11680166人次 地址:市北区延吉路80号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三楼 邮编:26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