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网站首页  |   本馆指南  |   工作动态  |   政务公开  |   馆藏欣赏  |   展览厅  |   大事记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 展览厅 站内搜索

 
记忆中的市北(590)榉林今昔

      榉林山,你曾一次次留下我童年时的欢歌笑语,一次次留下我学生时代、乃至青年时代寻寻觅觅的脚步,而今,整修改造后的榉林公园已然成为人们观光休闲的绝佳去处......
      童年时代,我家住在东镇的威海路上,说起来和榉林山也不是离得太近,而和榉林山慢慢熟悉起来,却是因为洗海澡的缘故。那时,我们院子里有一个叫“二狗子”的大孩子,每到夏天,他就会带着院子里十几个孩子去第一海水浴场洗海澡,去的时候我们走的是大道,几乎是一路小跑;但是回来时,我们却往往是走山路,那就是翻越榉林山。而当我们爬上榉林山后,却并不急着回家,而是在山上兜转好一阵子。也许是洗了一上午的海澡肚子有些饿了的缘故吧,在“二狗子”的指导下,我们会到树上去摘“胖娃娃”和棠梨子吃。这时,我们还常常会从低矮的树梢上捉到蜻蜓、螳螂甚至知了,然后带回家来玩好几天。入秋后,不洗海澡的时节,“二狗子”也会带我们到榉林山去,那是为了粘知了和捉蟋蟀。从家里出发前,我们事先就会准备好面筋、竹竿和布袋,这是为了粘知了用的;准备好用废旧本子叠的纸筒,这是为了装蟋蟀用的。除此之外,我们还会不时地玩起捉迷藏的游戏......就这样,我们渐渐地熟悉了榉林山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径。我常常为这里繁杂茂密的植被而赞叹,常常为这里洁净而平坦的巨石而惊奇,也常常为在这里四处跑动、爬上爬下而感到无比畅快。另外,对于童年的我,更为巨大的收获是由于爬榉林山而初步认识了可爱的故乡——青岛。每每当我站在榉林山山顶的时候,我都会为眼前的无限风光而感慨,而赞叹。脚下幢幢房屋掩映在错落的层林中,远望则是海天浩渺,船舰游弋。啊,我的故乡,青岛,您是何等的雄阔,何等的绮丽啊,从那一时刻起,您便永远地进驻在我的心灵深处......
 

榉林山一角
 
      当我上中学时,我们家搬到了标山路上,这里离榉林山就非常之近了,甚至可以说就是在榉林山脚之下。学生时代的我,喜欢读书学习。我曾经读过许多书,书里有许多古代先贤刻苦读书的故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效仿的榜样,李白的诗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就时常回旋在我的脑海里。我曾经给自己规定,每天早晨背诵英语和语文,因此我叮嘱母亲,每天凌晨6点钟之前一定要把我叫醒。起床后,如果天气暖和,我就会拿着书本到榉林山上去,找一块洁净平坦的山石,或站或坐,然后对着山林和大海大声诵读起来,或者是“The Yellow River rolls on, the Yellow River surges。 They chorus as we sing in praise of our great socialist motherland splendid and beautiful。”或者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每每当我诵读的时候,我还会常常看见山林中有许多打拳和跑步的人,祖国的朝气蓬勃和人民的意气风发常常使我感动,使我心潮澎湃……
      就在我上中学后不久,年轻的共和国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那时食品物品,一切皆凭票供应,人们整日里都感到饥肠辘辘。于是有人就非常有创意地发现了许多“代食品”,这便是树根、野菜、水藻等等。于是我和姊妹们、邻居的小伙伴们一次次兜转在榉林山上,摘槐花、山菜、苦菜子,挖野山药、山蒜、车前子,通过挖野菜,我还认识了很多中草药。多年之后,我曾经读过一本叫《菜根谭》的书,书的作者说,能吃得菜根的人是百事可做的。怪不得我们这一代人在人生的道路上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和挫折,却还是那样自强不息、充满活力呢,莫非当年的艰难困苦成全了我们?
啊,榉林,更加使我怀念的,是在我青春的岁月里,在榉林山那密密的林子里,在那崎岖延绵的山径上,我曾经和我的恋人携手而行,而在那洁净平坦的山石上,我们曾经相依而坐,在这里倾听彼此的心声,倾吐彼此的真情。春夏之交的时节,我们的四周草木青青,鲜花盛开,鸟儿呢喃着从身边飞过,这使我想起了文化开禁后播放的罗马尼亚影片《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里的情节,游行的乐队,翩翩起舞的人群,还有那漫山遍野的波斯菊......透过
画面,我似乎看到了祖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和风吹拂,莺歌燕舞,人民和谐,百业待兴,华夏大地一派欣欣向荣,于是,对于祖国,对于家庭,对于个人,对于似锦的前程,我们充满了希望和期待......
      改革开放后,神州大地逐步走向繁荣强盛,老百姓的居住环境越老越靓丽宜人。如今,榉林公园已然成了人们休闲娱乐观光的绝佳去处。每天清晨,天还蒙蒙亮,在晨鸟的欢唱中,我便会和附近的居民向榉林走去。只见山路上有跑步的,山坡上有打拳的,还会不时地看到抱书苦读的青年学子,听到从各处响起的一阵阵唱歌和练嗓的声音——“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啊、啊、啊——”“咿、咿、咿——”......
    晚饭后傍晚时,我会和家人一起到此散步。这时的榉林之美更是人们始料不及的——夕阳西下,暑气收拢,人们便从四面八方向榉林涌来。随着夜幕的垂落,遥看山头观光塔灯光闪烁,园内舞曲乐声四起,各处都有翩翩起舞的人群;姑娘女士们,或长裙流动飘逸,或短裤潇洒健美,如彩蝶般穿行于游人中;一对对情侣手拉着手在月影班驳的林子中漫步;小火车,电动木马、电动船给孩子们带来一个新奇的世界。远处的湖心亭上有人坐在石凳上看手机发短信,还有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被儿女们搀扶着看光景......
      啊,榉林,无论春夏秋冬,白天傍晚,你都是草木蓊郁,高塔耸立,巨石洁净,碧波荡漾,游人往来,欢声笑语......你的美使人想到一首田园诗,一曲交响乐,一幅太平盛世的民俗风景画......
    (作者 刘书章)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网站访问量:11339700人次 地址:市北区延吉路80号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三楼 邮编:26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