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网站首页  |   本馆指南  |   工作动态  |   政务公开  |   馆藏欣赏  |   展览厅  |   大事记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 展览厅 站内搜索

 
记忆中的市北(589)我家门前的那片海、那条河

    从大院门口到门前的那条河也就是二十米,从家门口到海边大约不到五十米,历史造就了西公司铁路宿舍的特殊位置,我的童年也与这条河这片海相邻为伴。
  1899年,德国人开始修建胶济铁路,从青岛站起始,弯弯曲曲的沿着胶州湾畔蜿蜒往西。铁路路基从青岛站一出站就高出地面两三米的高度,因为路基低了会被海潮侵袭,沿路修建了多座铁路桥,山西路桥、河北路桥、大窑沟桥、商河路桥、普集路桥、海泊河桥等等,高架的路基和铁桥,筑起了市内沿海铁路的主线。四方火车站也是在海滩上垫土两米多高修建起来的,站前的海滩同时也是四方河的入海口。历史记载,当年上下四方村的渔民可以借涨潮的时候,沿河把船行进到海云庵附近,足见未建胶济铁路时四方站位置还是个海湾,或者说是四方周边山沟泄洪的海湾。从100年前的德国地图上看,建胶济铁路四方站和四方机厂,截断了宽阔的四方河,在四方机厂的厂区南北围墙旁,形成了四方河的河道,一条延四方机厂东墙顺杭州路至铁中,通过四方站南铁路桥过海岸路入海,另一条顺四方机厂北墙外,经四方站北铁路桥国棉二厂、海岸路铁路宿舍门前入海,随着时间变迁,海岸路靠海一侧南头,建起了大康纱厂(国棉一厂),海岸路北头建起了内外棉厂(国棉二厂),车站的对面建起了汽车发动机厂。三个厂的合围,把原本开阔的海滩截成了一个海湾,又因发动机厂一条马路经海湾通向海岸路四方站前,在汽车发动机厂马路的两侧形成了两个海湾,每个海湾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
 

胶济铁路青岛站段

  四方站南头至今还保留着德占时期的铁桥,两个桥洞,一个是河,一个走车走人,2008年因北京奥运青岛赛区的需要,青岛站改造,四方站临时作为青岛市的终点站,这个桥洞担负着进出四方站主要的通道。四方站北头原本也有一座相同的铁桥,只是规模小的多,这个桥洞随着四方河支流断流,铺设了嘉禾路西段,后又因四方机厂合并了铁路材料厂占据了嘉禾路,北桥洞完全失去了作用,桥洞也逐渐被填埋。
  我的家就住在四方站的北桥处,原四方河的支流流经北桥洞后,在国棉二厂门前流经一座水泥的石桥,这座石桥和海岸路齐平,是西公司的居民和国棉二厂的工人必经之路,从家走出大院到石桥上,不过20米远,涨潮时坐在石桥边上,脚丫子可以浸在海水中,拿一根竹竿钓的逛鱼,足可以让孩子们解馋。顺着石桥的河水往南走不多远就是海滩了,那儿更是儿时的乐园。
  可能由于四方机厂的排污,四方发电厂的烟尘,四方站煤货场的煤尘飞扬,到五十年代时,海湾的滩涂已经变成黑色的淤泥。由于每天两次的海潮,海湾或被海水淹没,或晾晒在阳光下,海湾没有海草,没有贝类海产,只有最为适应环境的小蟹子和漂浮在水面的海鱼食,遇到台风过后或阴雨浓雾天气,还会有成片的青板鱼浮游在海面上,把嘴露在水面上呼气,苟延残喘的等待死亡。就这样,这片海也够孩子们寻开心的。
  五十年代,人们随心所欲的饲养各种能省钱的家禽,勤快的人家会养鸡,养鸭,甚至养鹅。养鸡和养鸭的都是散养,垒一个鸡窝、鸭窝,清早放出去,黑天唤回来,和农村养家禽没有什么两样。
  那时候养鸡养鸭基本无需投资,每年开春会有乡下的农民,挑着两个笸箩沿街吆喝着叫卖,赊小鸡来——,佘鸭巴子来——,因为这片海有大量漂浮的海蚯蚓,大院里养鸭子的特多,鸭子与男人的那个尤物同音,在青岛且有骂人的口语,没人叫它的学名,倒是有叫它鸭巴子、扁嘴的,我们院里的都叫它“扁嘴”,过日子的母亲也买了几只,我便成了家中放养扁嘴的主力。
  在我们院养扁嘴是件很简单的事,只要垒个窝,早晨天亮后把窝门敞开,扁嘴便扑扑愣愣的一路飞奔的向海边奔去,大约到中午时分才会回家中休息,或许找一个凉快的树荫歇晌,到了傍晚不去海边找它,它是不会主动回窝的,还忙着在海边寻找海蟹子、海蚯蚓等食物,等到主人用树条子驱赶它,他才会迈着四方步,左右摆动着它的庞大的臀部,当啷着嘟噜噜的鸭嗉子,亦步亦趋的朝家中走去。
  公扁嘴养到八月十五就成了节日的菜肴,母扁嘴养着下蛋,下的蛋用盐泥腌起来,扁嘴蛋随下随腌,母亲会每次用铅笔在蛋上画上日子,以便吃的时候不至于吃到还未腌好的,因为咸鸭蛋需要腌足40天,而且足了日子出了油的扁嘴蛋更诱人。
    (作者 徐明臣)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网站访问量:11188364人次 地址:市北区延吉路80号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三楼 邮编:26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