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网站首页  |   本馆指南  |   工作动态  |   政务公开  |   馆藏欣赏  |   展览厅  |   大事记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 展览厅 站内搜索

 
记忆中的市北(587)老四方图书摊的回顾

曾经的图书摊
 
    图书,又称连环图画、连环画、小人书、公仔书,青岛地区俗称图书、连画图、小人书。图书的历史,可追溯到汉朝的画像石、北魏的敦煌壁画,隨着宋代印刷术的广泛使用,连环画的形式由画像石、壁画的形式转移成写本、图书的形式,宋嘉祐八斗刊刻的《列女传》是最早的多幅故事图画。1925年至1929年,上海世界书局先后出版了四大名著连环画书,并题名形式为连环图画,这是第一次用连环图画做为正式名称,后改为连环画,但老百姓却习惯地称它为小人书。
    在上世纪四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图书,对于全民文化的提升和娱乐人民群众的业余生活,可是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是当时主要的大众书籍之一,深得人民大众的喜爱,尤其是文化水平不高的工农群众和孩子们。那个年代,孩子们对小人书始终有着特珠的深厚感情,儿童们匮乏的娛乐生活全靠图文并茂的图书中的小故事来填充,当时,家中有几本图书是很值得在小朋友们中间宣扬和自豪的。听书、听戏、看连画图,在那个文化水平普遍低下及文盲众多的年代,是人们了解历史、了解社会、学习知识的重要手段,在形式多样化及文化水平普遍较高的今天己不多见了。
    图书的内容种类繁多,有各种中外古典名著、现代名著、各种民间故事、神话童话、历史的和现代的各类事件或人物、和平年代与战争年代、城市的和农村的各种故事、或根据各种小说编画的连环画图书,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那时从新华书店买一本连环画图书,价格一般一角七、八分钱左右,好的页数厚的稍贵几分,反之则便宜几分。
    当年的图书摊风靡全国,摆看图书摊的生意极好,以此为生的长摊,图书数量至少得六、七百本,有的上千本。图书都是一本本半重叠的一趟趟地摆放在书架上,摊位都是在一些小马路向阳避风的路边或市场房边路角,用竹杆搭个布顶棚,夏日遮阳挡雨冬季遮风祛寒,有点经济实力的布顶棚用帆布的。大门洞也是个好去处,省去了顶棚的花销,当时连岛城著名的劈柴院大门洞都有摆书摊。搞一些一米多长的小窄凳,人们便挨挤地坐在上面看图书,大人孩子都有,一般孩子多于大人,凳子不够时便蹲着看,有些孩子干脆坐在地上看。价钱是一分钱一本,页数多厚的二分钱一本,有的摆图书的就干脆将厚得从中间一拆二半,再糊上牛皮纸封皮成为上、下两册。有家中贫穷的孩子就二、三人合伙凑在一起看一本,嘻嘻嚷嚷、吆二火三倒也其乐融融,那时连画图确实让很多人的童年不再寒冷和寂漠,孩子们的那种痴迷程度让现代人会感到惊叹不已。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家南面小路边,即现在的阜新路东部当时有一摆图书的长摊,此书摊由我小学郭姓同学的母亲所开设,在路边的房檐屋下搭了个草席棚,以防日晒雨淋,冬日再用旧布围一下可防寒风吹袭,由于开在密集的居民区,所以生意还是不错的,来此看书的大都是在四周居住的孩子们,偶尔也有成年人光顾。原小村庄蔬菜副食品店和小村庄粮店对门前,即小村庄前街靠人民路(当时叫小阳路)口处有几个图书长摊,也有几个短摊(即地摊)。小村庄桥头的河边与西太平村路口边也有摆图书的摊位。四方大楼(即以后的第五百货)东西南北处均被小书摊围绕,对面的嘉定路北侧路边,也让书摊占滿。海云街,从与兴隆路交叉口开始,路两旁几步远处就是一个书摊,即有露天的长摊,也有短时的地摊。嘉禾路的五金店、新成饭店门前也有摆图书地摊的,老四方新华书店门前还有一个长摊。铁中(现66中学)、铁路小学外靠近宁化路一端的大门外也有摆图书摊的;宣化路与宁化路、原尚志街交汇处的上四方,也有几处摆图书的长短摊位;水清沟街头处(即现今南丰路与四流南路交叉口处)也有摆图书的摊位;摊位最多,书摊最大的要数四方市场的书摊了。
    当时的四方市场(主要即人民一路与人民二路之间,嘉善路与新丰路之间的区域),是东西走向一趟趟共有六趟房屋的市场(每趟房屋即有分为背对背的双趟,也有纯单趟的较大砖瓦房),房屋即有砖瓦平房也有木制棚屋,大部分是背对背双向营业。在这儿有四、五家较大型的图书摊,它们都是在木制棚屋里的长摊,由于在屋内,所以都是风雨无阻、长年开放的长摊,晚上锁门不用收摊,图书也多,可以在这儿看,也可以租一些中国古典名著小说和民间故事小说,如三国演义、:三国志、红楼梦、水浒、封神演义、隋唐演义、三侠五义、儒林外史、西厢记、说岳全传、金瓶媒、济公传等老版本的书籍回家阅读。同时,书屋里也有一些近、现代小说和外国名著等书籍。同时在市场的一些小路边也有不少露天长摊和一些短时地摊。
    本人从小喜欢看书,儿时的我是这些图书摊的常客。因我是家中小弟,学龄前,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的大姐,便从外地按时给我寄“小朋友”图画杂志等各种儿童画书。稍大点,母亲因担任居委会主任较忙时,便让我买醋打油、买菜割肉时便“割巴子”,十天八日的就能积攒下二、三角钱,便去书店买本连环画图书。几年下来也储藏了近二百本图书,光三国演义就攒齐了全套,后来在文革中均被一火炬之全烧光了。
    记得六O年生活灾荒年月,到处都是做小买卖的。况且那时因经济收入少、营养品缺乏,成人不少都有浮肿病。寒、暑假期间守着这堆书干什么呢?我便和一发小的朋友一起,早上向母亲要了中午两个人吃的干粮,用一大包袱包着图书,还怕被同学看到,俩人用扁担抬到离家较远的嘉定路上的四方百货大楼(后来称第五百货)路边,摆起了看图书的地摊,这儿除了二、三个露天长摊外,其余都是一些短时地摊。我是不管书的厚薄一律一分一本、二分看三本,比别人家便宜,一天下来能挣一元多钱,好时能挣到2元多。大头回家上交母亲,留个一、二毛钱自已积攒着,以便再买图书所用。
    寒假时冒着严寒,顶着往脖子里灌的呼啸的西北凉风;暑假头顶无处可避烤人的烈日,汗水淋漓,虽挺辛苦挺忙碌倒也逍遥自在其乐融融,傍晚收摊时,看着口袋中的一分二分最大是一毛的纸币甭提多高兴了,花钱买的这些书终于排上用场了,“割巴子”的钱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还给母亲了。这毕竞是少年儿童的我第一次用自己的汗水挣到了钱,现在回想起来仍有新鲜的感觉,和挺有趣味的意思,心里乐滔滔的美。
     “黄鹤一去不复返”,时代的洪流,裹挾着新的浪潮席卷而来。隨着电视、智能视品的问世,影视剧、动漫、动画片及形式多样书画的现身,将图书市场挤出了人们的视线,连环画、图书主宰儿童休闲、娛乐、阅读的时代隨即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散尽了它那优雅的香甜,成为了历史长河中流淌过的旖旎浪花。
    (作者 张润东)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网站访问量:11155992人次 地址:市北区延吉路80号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三楼 邮编:26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