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网站首页  |   本馆指南  |   工作动态  |   政务公开  |   馆藏欣赏  |   展览厅  |   大事记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 展览厅 站内搜索

 
记忆中的市北(585)瓜菜代那年的趣事


苦菜
    我是在北仲家洼长大的穷人家的孩子。六十年代初期,我国的经济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家家粮食都不够吃的。上级领导号召大家采取“低标准,瓜菜代”的自救办法。各单位都组织人员到即墨的姜家搞“十五养”(副食品基地)来代替粮食。北仲家洼街道办事处也组织闲散人员到即墨的姜家坡去搞“十五养”,我也在其中。
    姜家坡是一片荒凉的盐碱地带,除了生命旺盛的茅草,其他什么也不长。我们挖地一米多深,茅草还是根除不了。可是当时的上级领导硬是要我们“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苦干实干加巧干”,非要在盐碱地里长出粮食不可。种下的小麦颗粒无收,栽下的地瓜被地下的茅草根纵横交错地穿透了,连地瓜种都收不回来。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真是在“瞎折腾”!
    为了填饱肚子,在姜家坡搞“十五养”的人都在挖空心思地想办法。有打野兔的,有挖野菜的,有撸树叶的;可是野兔不是那么好打,很难猎获。为了让茅草根“断子绝孙”,已经挖地三尺了,野菜也寥寥无几。树叶早被当地农民撸得精光,满山遍野不见一点绿色;只有一片片白色被挖出来的茅草根被抛在荒野里。
    那时每六个单位成立一个联合作业组,俗称“联六”。我们这组“联六”里有一个成员单位是地处台东一路的公私合营“青岛新亚再生胶厂”(青岛乳胶厂的前身),他厂里有一个姓刘的青年脑袋特别机灵,他带我到二里地以外的一个大湾里去钓青蛙。我听说青蛙的大腿肉很嫩,不管是炸着吃还是煮着吃,都得当顿吃光;否则第二顿准会“返生”滴血水,令人倒胃口。当时人们已饿得眼珠子发蓝、肚皮都快贴到后脊梁上了,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至于青蛙为庄稼捕捉害虫有益于人类,人们更不去多想了。
    由于天气大旱,湾里干的只剩下中央一小汪水,到处都是乱蹦的青蛙。钓青蛙的方式很有趣,用一根细竹竿,把细的一端拴上一根细线绳,细线绳的另一端拴上一只活蹦乱跳的大蚂蚱,把钓竿上的蚂蚱伸到青蛙跟前轻轻地晃动着,不知底细的青蛙窜上去就扑,小刘立马把钓竿往岸上一甩,青蛙就随着蚂蚱被甩到岸上了。捉住放进袋子里,不一会儿就捉了一布袋。背到厨房里,小刘亲自操刀,他举起菜刀一挥,把青蛙的头剁掉,然后从脖子往下一褪,像脱裤子似的把整张青蛙皮剥了下来。其中有一只青蛙被剁掉头、剥去皮后,还能四爪立地胸脯一起一伏地在喘粗气;无头地脖子随着它一起一伏地呼吸还在“咕嘟”、“咕嘟”地往外冒血泡。我觉得很好奇,便蹲下来想看个究竟。
    就在这时,不知是我的行动感应了青蛙的神经,还是出于报复心里,只见那只青蛙突然一跃而起,“吧嗒”一下撞在我的脑门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嗷”地一声尖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家见我一脸的血污不知是怎么回事,忙跑过来安慰我。
    我吓的连话都说不成句子,只是指着地上的青蛙说“它、它”……小刘找来一条旧毛巾揩去我额头上的血迹,一看并没有伤口更是纳闷。过了一会,大家见我的心情平静多了,开始追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大家听后都哈哈大笑起来。青蛙做好以后,我硬是一筷子也不动,谁劝我也不吃。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发烧,一个星期后我才能勉强地起了床。
    从“低标准,瓜菜代”那难忘的年代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各种宴会我也参加了许多,可我始终不吃青蛙。那次“青蛙的报复”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尤其是这些年来对环保意识的增强,使我对当年那次“青蛙的报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作者 张清义)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网站访问量:11188373人次 地址:市北区延吉路80号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三楼 邮编:26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