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网站首页  |   本馆指南  |   工作动态  |   政务公开  |   馆藏欣赏  |   展览厅  |   大事记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市北区档案信息网 > 展览厅 站内搜索

 
回望贮水山

      如今,大约没有多少人能把“毛奇山时代”的贮水山说个究竟了。那时,从观象山麓的那条东山口路迤北便到了贮水山,两旁的庄稼地沿坡而下,一直铺到山脚下,东山口路是惟一有名称的路,其余山四周的路都只可称做便道。上个世纪的第十个年头,帕默和格里格从“阳光辐射的中心”――总督府往四周的辐射线上踏勘青岛时,把毛奇山当作青岛区之外的头一站,那段文字的开头很有趣:由青岛到毛奇山(距离4000米),半天弄不懂出发地在哪里?
      当德国人用那些头顶光环的日耳曼名字取代城区的各个山头时,到了这里便把毛奇的名字留下来。毛奇是个战功显赫的传统军人,立在欧人区的脑后,颇有几分门神的意味。当我仔细把当年的华洋分界看过以后,陡然有了这种感觉,后来德国人把弹药库、兵营以及陆防要塞统统堆在这里,说明我对“门神”角色的把握不无道理。贮水山沟谷纵横,形态怪异,在德国人的一番布局之后,蕴藏下若干与世隔绝的秘密,帕默写道:山的南部沟谷附近有几处火药库。山的东坡布满军营,两个平旷的广场处各有两个大蓄水池,从这往东北方向望去,看到的那个村庄就是杨家村。该村后面与华人的台东镇相邻,台东镇的街道方方正正如上帝掷下的棋盘……还原记忆的贮水山如是,于今并无方位上的变化,老去的只是那些耳熟的老地方。
      抛开“门神”这层意思,当年在城市如日初升时,贮水山提供的视域,有位于西北方向的大港吐纳现代工业烟柱的壮锦,乍落成的盎格鲁――日耳曼啤酒厂,迸溅的泡沫在朝阳里飞珠抛玉,沿宽阔的台东路直到海泊河,从水源地那里引申到小村庄则是一片果园。
      贮水山原名马鞍山,凤台岭。马鞍也罢,凤栖之台也罢,总之是双峰对称,中凹一谷,台东即因在这对称状的凤台岭以东而得名。与什么炮台、烽火台等种种衍义无关。后来改称“贮水山”,是在李村河水源地建水厂之后,遥架30里管道引水上山,东北坡上修起两个容积2000吨的贮水池,向全市供水,因以山名。贮水山供水恰足全市一日之用,不像水道山那么“势利”专供欧人区配水优先,成了城市一道文明风景。
      30年前一本回溯日德青岛之战的专著,开头便把这场战争归结为20世纪亚洲大动荡的前兆,包括毛奇要塞在内的德国防御阵地给初访者以威力无比的印象,内里却不像外表那样坚不可摧。当时毛奇山阵地拥有两门10.5厘米大炮,还有6门12厘米、22门9厘米和22门3.7厘米的大炮装备在12个露天阵地上,它们长年困在工事里,难以搬运,大部分是普法战争的战利品。1914年之后,这些原本用来防备中国人进攻的落伍者,最终,化做“日本大庙”的奠基。


1915年,日本驻青岛守备军建在贮水山北麓的日本神社(现已拆除)

      如果不是切断贮水山的水源,德国人的“胶澳保卫战”或许会像威廉二世命令的那样进行到最后一个人,但日英联军攻占李村楔入的第一刀便是关闭水阀,迫使守城德军挂出白旗。而胜利者的入城宣言掷地不久,便被水荒的恐惧揪紧神经,无奈德国人已将水道图席卷而去,只得从水道局搬来德国技师会诊,恢复贮水山下的水门。
      贮水山海拔80米,而当年的贮水池标高68米,大约是帕默写到的“两个平旷的广场处”。自从日本人在山上建起“青岛神社”,贮水山在建筑的蚕食中一天天萎缩,住宅、俱乐部、工厂宿舍,个个都有一争高下之势。到1956年开放贮水山公园,面积仅有“神社年代”的四分之一。

      (作者 于佐臣)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网站访问量:13142561人次 地址:市北区延吉路80号区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三楼 邮编:26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