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青岛老钱庄的浮沉
发生时间:2009-03-11
【字号: 【打印】 【关闭】
     钱庄是旧式金融机构,在我国历史悠久,德占胶澳后,德华银行垄断青岛金融业,控制青岛的金融业,中国钱业在青岛无发展余地。只有由烟台谦益丰、顺泰两钱庄合资设立的谦顺银号在青岛开业,经收关税,经办存款、放款、汇兑等业务。
    
     随着胶澳经济的发展,钱庄业也逐步发展起来,有复诚、瑞泰、裕泰、洪顺利等大型钱庄开设,连同经营兑换的小型钱庄,共数十家。日本取代德国侵占青岛后,提倡使用日金,凡以日金向官府及税费机关缴款者,可享有3%的照顾,经营兑换业务的小钱庄遂逐渐增多,市面上大小钱庄林立,星罗棋布,钱庄堪比米店多,每日成交数百万以至千万,成为青岛钱庄业的鼎盛时代。
    
     1922年,我国收回青岛主权之后,钱庄业务逐渐增多,多以买卖日金票为主,1925年开始有以经营存、放、汇业务为主的中鲁银号、义聚合、福聚和、福顺德等钱庄相继开业。1929~1932年,青岛局势稳定,经济繁荣,青岛的外贸发展已占国内第4位,不论是经营存、放、汇业务的银号,还是专以存、放款为主的钱庄,都颇为活跃。成为钱庄的繁盛时期。德聚隆钱庄、天合钱庄、益通银号、立诚银号、东方银号、裕孚银号、惠大钱庄、福利银号等相继设立。到1931年成立钱业公会时,其会员和非会员钱庄已达60余家。青岛早期的钱庄是黄县、掖县、即墨、日照等地方的土财主发展起来的,办理客商往来的存款、放款和兑换,成为各地商帮特别是中小企业、商铺在青岛的主要资本来源之一。
    
     中山路作为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金融中心,成为银行和钱庄这些金融机构的主要商业区域。钱庄大多在中山路及其周边的街区,如北京路、天津路、保定路、河南路等。据1933年青岛中山路店铺地址统计,青岛的钱庄总计40家,其中30家在中山路及其周边区域。像三和泰在天津路1号,顺泰成在中山路113号,义聚栈、福聚和、义聚合是在保定路挨着门经营。这也体现了中山路商业街在上世纪30-40年代的重要地位。
    
     然而在“九一八”事变之后,再加上时逢上世纪三十年代世界经济危机,青岛的出口量锐减,商业不振,倒闭的钱庄众多,青岛钱庄由原来的60余家,到1937年只剩40余家,还兼营土产等副业。1938年日本侵占青岛之后,青岛钱庄业更是哀鸿遍地,大部分钱庄停业、歇业,能维持营业的只有9家。
    
     1945年抗战胜利后,青岛的银号钱庄又成活跃状态,在事变前后停业的,纷纷要求营业,一时多达20余家。根据1945年10月,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发布《收复区银钱业暂行管理办法》,规定非经战前财政部核准注册的不准复业,日伪时期成立的均须清理结束,同时不准新号开业。山东银钱号多缺财政部注册手续,经财政厅请准制定补充办法,放宽到经实业部或当地政府核准备案的亦准复业。申请复业的银钱号,均由当地中央银行或中国银行审查,转报财政部核批。青岛被指定为限制地区,只批准13家复业,其中福聚和、福兴祥、福顺德、裕昌、青岛商业、协聚泰分号(总号济南)、立诚、裕孚8家为银号,泰丰(后因与重庆泰丰银行同名,改称孚民)、义顺、义成、天合、义聚合5家为钱庄。到1948年1月,国民党政府财政部为统一名称,令各地所有的银号一律改称钱庄。
    
     1949年10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发出命令,在全省施行《华东区管理私营银钱业暂行办法》,对钱庄进行管理。1950年3月国家统一财经工作后,金融物价趋于稳定,私营银钱业利率大幅度下降,资金周转不灵,业务亏损。几个月内,青岛剩余的6家钱庄全部歇业。1952年经过“五反”,青岛老钱庄全部停业清理。此后数十年间未再开设钱庄。
    
     据近期有关媒体报道,由央行起草的《放贷人条例》草案已经提交国务院法制办,民间借贷有望通过国家立法形式获得规范。将原来的地下钱庄阳光化、规范化。钱庄这一金融信用机构是否回重新出现,还将试目以待。
    
    
    青岛老钱庄的故事
    
     钱庄是旧中国早期的一种信用机构。既然是信用机构,钱庄和客户的信用就是钱庄的生存之道了。在建国前的档案中常常有某家钱庄与某某人对簿公堂的案例。这些都不足为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也总有些因为还不上钱被逼的倾家荡产的惨事。
    
     然而还有更为奇特的事情。当时从事钱庄生意的都是财大气粗的商业大户,也是商场上精明过人的人物,但还是断不了有人被钱所诱惑,干着老虎头上拔毛的事情。1940年9月28日,当时的《青岛晚报》登载了这样一个发生在老钱庄的诈骗巨款案。有一个姓王的男子,在青岛取引所附近摆摊画符为生,2年前娶了一个叫翠琴的庆祥班妓女为妾,王姓男子挥霍无度,很快负债累累,为解燃眉之急就想出了一个诈骗钱庄的歪招。因他知道位于天津路的福顺德钱庄与山西路裕大号土产商交情良好,常有钱款上的交往。于是他在刻字铺刻了一个裕大号以及该号经理的图章,伪造了一张三万七千元的汇票,顺利将钱提走。当钱庄发现汇票是伪造的时,已经过去十几天。当钱庄报警之后,警方经勘查,发现在中山路的义聚合有客户存入三万六千块的巨款,而且户主并非商贾,于是进行调查,很快就将王姓男子抓捕归案。这个钱庄诈骗案就真相大白了。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京路上有立诚银号、同泰祥、福利银号、鸿记银号、聚盛长等多家钱庄。

    
    


    
    
厚重的老档案记录着青岛老钱庄的前尘往事。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