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大窑沟
撰稿:扒拉蒙汉小历史  
【字号: 【打印】 【关闭】
     哈着啤酒瞎侃历史,白活那么多,就是要说明这“满清”荼毒咱大中华三百年,也迟滞咱汉民族复兴、国家强盛三百年。
    
     所以,俺爷爷说他小时候住的房子,都是茅草屋。
    
     啥样“茅草屋”?是怎样盖的呢?
    
     上图是上世纪20年代的大窑沟
    
     俺爷爷说:他看着他爷爷盖茅草屋,事先先挑一块“上风水”的地儿,也就是地势稍高点的地儿,在地上挖窝子,打上树桩,用木板夹层,往里倒“黄泥浆”,然后上面捣实了,一层层捣,直到成为一堵泥墙,然后墙顶架木架,铺上稻草杆,抹上一层灰泥,太阳一晒,这“茅草层”就成了。
    
     呵呵,这就是咱“大清国”普通老百姓的“趴趴屋”。
    
     100年前的青岛就是这样。
    
     “大清”三百年的落后,直接让咱们的“先人”连普通的砖瓦都不会干。等到1899年,德国人上岸两年了,随着勘测规划布局的完成,城市开始大规模基础建设,需要真正的“砖瓦”,而不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第一个“淘金者”出现了。
    
     他就是“德国捷成洋行”(DiederichsenJebsen.Co.)
    
     德国捷成洋行成立于1895年,他在德国人侵占胶澳之前,在香港设有一家“分号”,主要业务是“货运代理”,以后渐渐转变成进出口贸易公司。1897年,德国占领胶澳以后,捷成洋行也是最早将生意做到咱胶澳的公司之一,其贸易范围主要是租借地往来航线,代理邮政等。
    
     但在1899年,随着胶澳德国当局开始大规模基础建设,捷成洋行抓住这一大好时机,投资建立了一家规模很大的“砖瓦厂”,开始大量生产德国标准砖瓦,并统一打上“DiederichsenJebsen.Co.”的德文标记,这也是为什么咱岛城这些年考古屡次挖出的砖瓦上,都有此德文标记的原因。
    
     那捷成的“砖瓦厂”建在那儿呢?
    
     就是在俺爷爷的“大鲍岛村”村北的一条大沟,而沟顶上有一小村落,也是咱老胶澳较早的自然村,叫“孟家沟”,一是村民姓“孟”,二是靠着一条大沟。德国当局在1901年,就象收购“汇泉村”一样,整体收购了“孟家沟”,并将这条大沟挖山填埋,将土地拍卖给“捷成洋行”,而后者就在此建立了“砖瓦厂”。
    
     那后来,这个“地儿”改名叫“大窑沟”。
    
     俺对“大窑沟”的印象,根本没有“砖窑厂”的概念,早就没有那“窑厂”了,俺印象最深刻的是6路汽车总站,因为乘坐6路公共汽车,可以到栈桥、鲁迅公园、第一海水浴场,以及6路公交车的另一个总站:中山公园。这是一条当年的青岛市区旅游的“黄金路线”,但凡想出去搞个“游山玩水”行动,都要到“大窑沟”出发。
    
     另外一个很深的印象是,当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繁华”,因为“大窑沟”是6条马路的汇合点,周边有沧口路、市场三路、堂邑路、冠县路、济南路以及最繁华的中山路。
    
     从“大窑沟”“水门洞子”过去,就是小港码头,是咱老青岛购买新鲜海鲜的“集散地”,中山路就不用说了,繁华是肯定的了,而市场三路也是那个时候购买土特产的“商业街”,堂邑路上的原“人民商场”,妇女儿童用品商店(俺们叫他“老婆孩子商店”)更是热闹非凡。
    
     这是俺的记忆里的大窑沟。
    
     而俺爷爷记忆里的大窑沟,比俺更强。因为那儿不仅是繁华热闹得地方,而且那儿有当时咱老青岛最大的“红灯区”,俗称“窑子铺”——东海楼和平康里。
    
     俺爷爷估计肯定是进不去的,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更实际的“养家糊口”“吃饱肚皮”的问题,哪有钱去“逛窑子”啊。
    
     所以俺爷爷那个时候的“大窑沟”,这其中的“窑”字已经有另外一种含义。
    
     倒是一代文学大家,梁实秋,就是被鲁迅先生骂的“狗血喷头”的那一位,当年寓居青岛,在山东国立大学当教授时,经常光顾“大窑沟”,不过梁老先生在他晚年在台北写书时,将“大窑沟”记忆成了“大雅沟”,呵呵,强啊!人家“文学家”就是“文学家”,干那“事儿”也要带个“雅”字。
    
     俺曾经也是因为好奇,在上个世纪末曾经去“东海楼”和“平康里”实地考察了一番,当然当年的“窑子”早就关门了,俺只是想看看这当年的“窑子铺”到底什么样儿?
    
     真到实地一看,也就是咱青岛极普通的“里院”,就是四周是“筒子楼”,正间围一“里院”,楼高四层,大多是三层,走廊一律围在院里,每个房间都是里外两间,外间开一门,里间带一窗,外间“说话”里间“办实事儿”极其简易普通,这可跟咱今天的“窑子铺”(装修富丽堂皇的洗寓中心)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了。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