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中山路过街天桥
撰稿:王音  
【字号: 【打印】 【关闭】

站在中山路过街天桥北望中山路(摄影:吴坚)

     矗立在丁字路口的“国贸”大厦和“中信”高楼于十年前合谋终结了老马路胶州路的喧嚣、高傲的守护在欧韵中山路的南北街口上。天桥以两路的交媾点为圆心、以两楼间距为半径瞬间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半圆、生出了三条天上人间的铁板小路,紧接着又从三边的人行道上搭起了六座不同方向的铁梯。这披黄裹绿的天桥就日日夜夜的漂浮在那苍茫的天地之间。无数个庸常的日子里,过街的行人路客跃上迈下来去匆匆,旅人游客在这空中漫步远眺俯瞰,闲暇的人们来此东张西望倘佯怀旧。斗转星易日月轮回,在道路如河的桥上发生了一段段故事、制作了一个个剪影、也上演了一组组镜头。。。。。。
     驻足桥头一览周遭,城市的脸庞中山路尽收眼底。眼前左边的名店“海滨”曾是民国时代的名号食品店“三阳”,往前紧挨着的就是曾要穿鞋想戴帽就到“盛锡福”的老字号鞋帽店,它的隔壁曾是熙熙攘攘的老婆孩子商店。眼底右侧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亨得利”,想当年有钱的人进进出出、没钱的人门外看眼,前面路口的别致小红楼正是曾经溢香四街的“春和楼”,饕餮大宴上的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小品,在这儿表演了许多年头。掠过天津路街口映入眼帘的是今天的“亨得利”,它的昨天为法国人开的“亨达利”眼镜钟表店,隔壁就是有年月的老药房“长春堂”。马路对面既是老青岛向往的“天真”照相馆。四方路头的“新亚”老楼和德县路尾老幼皆爱的“馅饼粥”饭馆早已从地平线上消逝了,如今在原址已冒出了一座洋气十足的摩登商厦。
     北望老街,跳进眼球的是那蓝色天际下绿色的圆形塔顶及石砖锥体塔楼,独特耐看的“尖尖楼”多年来阻击了嚣张的中山路的北扩野心。它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似的年复一年的守护着那五条老街口,也如一个执着的守门人一样的白天昼夜的目送着南来北去的旅人游客。近在眼前的是家喻户晓的“宏仁堂”大药房,70余年的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真可谓功德无量也。马路对面的老字号“福生德”茶庄,为时下岛上硕果仅存的两大百年茶庄之一。被学人读者誉为‘精神仓库’的“汉京”书店,近来也带着它的清幽的书香嗅着芬芳的茶香投奔而来。据青岛通鲁海老大爷描述:40年代靠近中山路的沧口路上,汇集了两家文艺杂志社和一家“晚报”社,岛城新文学的根据地“青年文艺杂志社”书店,就曾存在于接近于中山路的路段上。我臆想,“汉京”或许早就觊觎这块曾经复兴过的人文阵地了,抑或为昨天的“青年文艺”与今天的“汉京”在冥冥之中的一个定数。。。。。。
     血色的夕阳洒满在身前的“劈柴院”的老瓦上,当年的说书声叫卖声早已不再飘荡;张家的秘制‘坛子肉’和胡同头的独家‘豆腐脑’的香喷喷的气味不知已飘飞到哪里去了,天天站在胡同里拉人拽客的二嫂和小柳嫚的生动画面也已隐去许久。抬头西眺,老青岛的要买布“谦祥益”的老店仍旧还在。70多岁的当年岛城第一高楼“无起楼”在落日的斜照中依然耸立着,城里唯一的、颇有沧桑的老牌坊一直忠贞不二的与老楼相依为命着。遥想当年,街里城外的人们跑来争相观望络绎不绝。什么第一楼里无烟筒及建筑师跳楼自杀等坊间的新闻号外,一时竟成了普罗大众街谈巷议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五花八门的传说至今还在民间流传演义着。。。。。。
     记得去年夏天一个骄阳似火的午后,我被外地的几个哥们劫持到了这个天桥上,大汗淋漓我无奈的给他们指点着叙述着。平日行人稀少的桥上,今天不知怎么了游人如织甚是热闹,大概是旅游旺季,或许是我外地几个哥们的福气吧。三人一伙、五人一帮的人影晃来晃去,操着南方腔说着北方话的游客赞叹着争论着。手那地图的老外一边比划着一边说着:“OH!Beautiful Street,OK!”。潍坊的老郭举着他那数码宝贝疯狂地东拍西照,烟台的李岩扛着她的DV忘我的仰扫俯射。“老师,天主教堂哪儿?”一个济南口音的独行客问道。此时,北边的台阶口款款走来了气质非凡的一家三人,雍容华贵的女人对她女儿说:“妈妈小时候常在这条街上走,当年两旁的法国梧桐树婀娜多姿啊。。。。。。”“请问,栈桥怎么走?”一对来自江南的度蜜月般的幸福情侣询问。我身边的一个老人热情的指给他们:“这儿离栈桥很近了,走过前面那几座大楼就到了。”“是啊,老街上的高楼大厦遮挡了天海一碧的美景,也屏蔽掉了海的歌声浪的笑语。”我想。。。。。。。
     在激情似火的几个哥们的簇拥下,些许中暑的我终于可以逃出天桥了。面朝车马喧哗肢体漫舞的胶州路,刚才有点释然的我陡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忧惧心绪。一愣神的功夫,突然从脑后传来了极遥远又熟悉的童音,一股强大的暖流顿时涌上我荒芜的心头,枯涩的眸子有些潮湿。恍惚的我蓦然回首,那对面,正在那对面的天桥台阶上,甩着臂摇着手走下了一对喜洋洋的年轻母女。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左右上下摆动的小腿与她口中朗朗的歌谣声步调一致浑然一体。“一二一,一二一,爸爸领我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到了学校考第一!”。。。。。。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