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徜徉在金沙滩
撰稿:杨文闯  
【字号: 【打印】 【关闭】

金沙滩风情

      金沙滩是一个好去处。对我这个外乡人来说,认识青岛和一湾海水相隔的青岛开发区,是从金沙滩开始的。金沙滩长3公里,号称黄海岸上 一颗璀璨的明珠--当今亚洲最大的天然海水浴场。
      
      当我第一次领着妻来到这里,已是1997年的夏天,我刚从北京回来。以后去的次数多了,逛金沙滩就渐渐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过一段时间不去,就好像生活缺少了点什么。每次来此,或凭海临风,或坐看潮起,或听涛观鸥,或赤脚戏水,或闭目遐思,或沙滩小憩。每每置身金沙滩头,眺望前方碧波万顷的大海,我总是想:无比蔚蓝的海的那边又是什么?是大洋?大洋的那边呢?人,能像大海这般坦荡吗?我们常常说某人胸怀宽广,有什么样的胸怀能比得了大海呢?
      
      最初引导我这个西北旱鸭子下海洗澡的,是郑州作家兼画家朋友金哲。她在信中不止一次地对我叮嘱,生活在青岛,可谓三生有幸,千万莫 要辜负了海水浴场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望一定学会游泳。她本人是泳迷,无论到了哪里,都是先找地方畅游一番尽兴。去年她到杭州,老 同学时隔28年重新相见,格外开心,湖光山色,很是让人留恋。惟一遗憾的是杭州处处有水,却都不能游泳。她是个见水就想往里跳的好泳者, 不能不为此伤感,只好提前赶回了郑州。郑州才是真正的"处处有水",城中的泳池多得很,城外的水库随便游,无人干涉。
      
      我真正迷上洗海水澡,是在2000年炎热的夏季,一方面人胖天热下海洗澡可以凉爽些,另一方面还得归功于金哲女士的指点迷津,使我在不 具有征服大海能力的时候,有了走近她的勇气。第一次穿上墨绿色的泳裤,走向大海,宛如走进一片从未开发过的原始森林。巨大的波峰簇拥着 一道道白色的浪谷,翻卷成弧线奔涌而来,坦荡至远的平展的沙滩,立时铺满粉碎的泡沫。不等那一道道眩目的白光隐去,又一道道白色浪头翻卷汹涌而来。白色之外是蔚蓝的无限,沙滩与海岸似一条扯不断的金腰带伸向遥远的天际,海鸥在上空低低地飞旋。脚下的水清、滩平、沙细如粉。沙不是白色的,是金子般的黄,柔如丝绸,富有弹性。蓝天与碧海好像成了一个平面,人不管以何种姿势进入水中,皆可获得宁静,感受被海水温柔抚摸的滋味。人与大海以特有的方式彼此感染着,吸引着,把亦真亦幻的夏日情怀悄然传递。
      
      海上的风并不大,但却有浪,浪的后边是还是浪,咆叫着涌到岸边的平缓处,溅起道道水花,漫上沙洲。海水起先一点一点地淹没我的脚踝、小腿、双膝、大腿、腹部乃至前胸,我以近乎朝圣者的身体投入到海的怀中,全身心地感觉海的涌动和抚摸,领略海的温情和大度,同样海也 用全部的力量紧紧拥抱住我,我似乎又回到了母亲的腹中。难怪人们要将大海称作母亲,这是一种渴望已久的亲近,这是一种初觉冰凉而后转暖的体贴和抚摸,这是一种能带给人震撼和快感的全新刺激。它使人的内心产生几许胆怯的悸动和几许兴奋的欢叫。黄海似乎就是这个强大的磁场,将我从千里迢迢的秦岭南部吸引到她的身边,又吸引着我走向她敞开怀抱的心灵深处。
      
      此前,喜欢大海是因为朱明瑛唱的故事影片《大海在呼唤》的主题歌《大海啊故乡》的缘故。那时,说实在的仅只是遥不可及的梦幻罢了。 当我从故乡小城来到青岛,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然而我真正喜欢上大海,是我在金沙滩看海听潮,品味涨潮时汹涌的气势和落潮时袒露的平静时。我赤脚在珊瑚礁上落坐,平静地四望无垠的海水,体味涨潮时海的欢乐和海浪的欢叫,怡然自得,流连忘返。
      
      现在的我,经过一大段日子的海水洗礼,竟对大海有了一种近乎疯狂的迷恋、沉醉。许多天来,我跟着一位泳技很高的朋友,学蛙泳、仰泳 、侧泳,先是在浅水处扑腾几下,然后就坐在沙滩上观望。但有一次,我冒险以狗爬式游到了海的深处,远离了沙滩和人群,左顾右盼,海天一 色,在满目纯蓝的世界中,始觉海的博大和自己的渺小。那一刻,我什么也没顾上想,只有一个念头浮在脑际,如果,此时此刻我无力再回头游上岸的话,就有可能像海潮带起的一粒沙子那样悄然沉入海底,与海真正融为一体了。
      
      其实大海是有灵魂的,只要你静下心来,会倾听到她的深深呼吸和呐喊。当你带着满身的污垢或烦心愁事,来到她的身边,她会洗却你的所 有泪痕伤痛,让你心静若水烦忧无存。无论你是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沧桑,还是内心深处容纳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其实作为个体的人,你的那些碎 心裂骨般的深重,在海的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清澈的海水,就像一面镜子,可以透视芸芸众生心灵的裂痕。大海每时每刻都无私地敞开着自己的怀抱,接纳对待每一个人,从不厚此薄彼 ,强壮与瘦弱、富裕与贫穷、高贵与卑贱……所有的人在海的面前,都是爹娘给的肉身,一样的头颅,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皮肤,一样的脚手。在海面前,人与人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平等。世故的成年人,体味的是一缕远离尘世的轻松与从容。他们在波涛汹涌澎湃时,拼全力跳浪冲浪, 展现的是豪迈无畏的力量。而堆沙戏水的孩子们,则与大人截然不同,展现的是一种天真、浪漫。你看,当高过头顶的白浪从远处涌来,他们并 不惧怕,张开臂膀要去拥抱,母亲就赶忙踏起层层水花奔过去,刚抱起孩子,浪头便来了,溅半身雪浪花,母亲会心地笑了,孩子也乐呵呵地笑 了,喝一口咸咸的海水,永世不忘大海。人在海水里出没,是绝美的风景线,不时弄出好看的水花,掀动大海的裙裾。大海因有人的闯入,才更 加恣肆和放荡,魅力无穷。难怪人们赋予青岛另一个美?quot;琴岛",如果把青岛的红瓦绿树与无限延伸的海岸线作为琴键和琴弦,这大海的潮起潮落该是她绵长激越的琴音了。
      
      金沙滩之夏,在蓝天下,在阳光里,构成岛城夏季光亮迷人的一道绝景的五彩太阳伞、蒙古包、帐篷及救生泳具沿海岸星罗棋布。游人或租 一顶太阳伞遮阳、小憩,谈笑风生;或举家躺卧沙滩上,享受这别具情趣的日光浴;或到近海中游泳,或乘摩托艇穿行在海面上。一把五彩的太 阳伞就好像一把浪漫、一手情趣和一种氛围,不知不觉地深植于旅人的心田。也许不曾想过浪漫是什么,浪漫就那么不经意地来到了我们身边。
      
      徜徉在金沙滩,碧波涌涌人头涌涌,眼前的景色无疑会把你融化在海的怀中,让你陶醉在物我两忘的境界里。即使弄一身沙子,一个浪头卷 过来,沙子瞬间就被冲洗地无影无踪,清清爽爽。每一个来人,都想把一行脚窝印在柔软的沙地上,往往是还没能好好看上一眼,脚印早就被一 个海浪抹去了。在海面前,执意要强留住的,却是不能,这是大海的秉性使然,它让你万念俱凝,变得宽容大度。因为人生会有多种的选择与欲 望,人们为欲望所驱使经常心绪不宁,这大海的动荡不息总是将流入其中的污秽推涌而出,你之不宁是否也是为着自身之洁净呢?
      
      当然,最让人惊艳不已的是那些不施粉黛的年青女子,如同被海水和阳光过滤了似的明媚清新。或许,美总是无法拒绝的,当你觉察或捕捉 到美,并融入内心时,美便无所不在了。扯片白云擦擦汗,跳进大海洗个澡,爽爽朗朗的天地间,人们以最纯真的心亲近大海,讴歌生活,随风 起舞,踏浪而歌。何处不是情,何人不动心?然而,就有不少市民被俗世生活的重负挤掉了太多的空闲和雅兴,尽管他们与海滩的空间距离很近 ,心理距离却愈加远了,海水浴场的乐章里很难觅得到他们的影子。"曾经沧海难为水",或许我是没经过"沧海"吧,总难有一颗"老成"的心.不过,当我临窗观雨或者临海观澜的时候,我从曹操的"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想到毛泽东的"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这种时候我还真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呢。迎着款款吹来的千禧年的夏风,能否圆一个新世纪的梦呢?
      
      我读青岛这部书,读了快4年了,依然兴致不减。青岛是值得从头细读的一部美丽而深沉的大书,无论是碧海蓝天、红瓦绿树的海滨风光,还是浓荫重重、洋楼幢幢的建筑奇观,对坐地户外来移民还是过往游客,都是感兴趣的,都是要用心去解读诠释其内涵的。
      
      2000年夏天,我发现了金沙滩的美。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