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青岛记忆】老童谣中的小鲍岛
撰稿:一梦江南 青青岛社区   发生时间:2016-07-13
【字号: 【打印】 【关闭】

    记忆总是多了一丝怀念的味道。被现代化的建筑和生活方式包围的我们,不免会在偶尔的闲暇片刻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那些充满喜怒哀乐、五味杂陈的年代,却是最珍贵的难忘记忆。今天,在一曲童谣中走进记忆中的小鲍岛吧。
  “一二一,一二一,爸爸领我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上了学校考第一。”这首老童谣,流传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市区一带,剪影般定格了当时岛城的商业状况,表现了小孩子渴望上学、好好学习的心情。

    “街里”,指的是当时的中山路一带。那时候,市北区的商店少、商店小,货不全。人们买东西,常常要到中山路去。学生买文具,很喜欢到街里的环球文具店去。而几乎每一个星期天,我都要到中山路的新华书店去,看书,买书。在书店里看书,只要爱惜书,不折页,不弄脏,哪怕是看上一天,不买一本,店员也不会厌恶你,不会恶言恶语,不会撵你走的。我常常是一看就是一天。中午,就用母亲给我的一毛二分钱,到食品店买上四小两蜜饯点心。美美地吃完后,再回到书店里,继续看书。
 “拉洋车的好买卖,不拉爷爷拉奶奶。要五毛,给一块,你说奇怪不奇怪。”这首老童谣,用素描的手法,展现了当时的市区交通状况。没有小轿车,公共汽车也很少,路线不多,也不长。市内的车票是一票制,大多是五分钱一张票。但是,一般的百姓却没有经济条件坐车上班或者上学,基本上都是靠迈开双脚走路。洋车——这是青岛人对人力两轮黄包车的叫法。“不拉爷爷拉奶奶”,老人年迈,走路不便,外出的时候,则就需要坐洋车了。爷爷,大脚板,能走就走啊。而奶奶,小脚的多,走不动远路啊。坐车钱,一般都是讨价还价,你多要我少给。所以,“要五毛,给一块”,少要而多给,那当然就很奇怪了。顺便说一句,在青岛地区方言里,“的”字,都发“滴”音,很有地方韵味。
 “马蛋子胡,开茶炉,一分钱,倒一壶。”这首老童谣,用调侃的语调,再现了当时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
 居民大多住在大杂院里。没有热水器,也不生炉子烧水。那么,天天要喝白开水怎么办?原来,在居民区里,有开茶炉的,就是卖开水的。临街的杂货铺屋子里,摆放着一个白铁制作的大开水炉,就像一个小锅炉,烧散煤。每当烧开一炉子水,铁炉顶上的小汽笛,就“吱吱吱……”尖声叫起来。附近的居民听到了,就知道是凉水烧开了,就提着铁壶或者暖水瓶等,花一分钱买一壶开水,回家喝。当时叫“倒水去”。
 小汽笛声,一年四季,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停息过的时候。家境很困难的家庭,舍不得花钱买开水,就用做饭用的大铁锅,烧开水喝。味道不好,总是有股铁腥味。只有家里来客人了,才去茶炉倒壶开水,如果,能够再花上五分钱,到茶庄买一小包茉莉大方,给客人泡上一壶茶喝,那就是很高的待客礼遇了。
 “地瓜地瓜锤呀,打小人呀。小人不让打呀,偏要打着耍呀。”大杂院里,小朋友很多,几乎天天玩游戏。往往是,一边玩耍,一边唱童谣。而这首老童谣,在秋天地瓜上市后,唱得最多最响。
 辽宁路一家粮店的后门,就在我们的居民院里。每一年的秋天,粮店开始卖地瓜了。一麻袋一麻袋的地瓜,堆满了大院子,就像一座小山。孩子们可欢欢了,爬来爬去,跳上跳下;或者,藏在麻袋之间的空隙里,捉迷藏。有时候,左瞅瞅,右瞧瞧,趁粮店人员没注意,偷偷地从麻袋的破洞里,抠出一个地瓜,在麻袋皮上擦擦泥,与小伙伴分享,你一口,我一口,咔哧咔哧啃起来。吃完了,就两个人面对面,各人用右拳不断敲着左拳,嘴里高声唱起这首童谣。那些日子,家家户户,天天吃地瓜,顿顿吃地瓜,大人在做饭的时候,常常把生地瓜放在锅灶两边,还按时翻动。饭做熟了,地瓜也烤熟了,一股香甜气味飘散出来。小孩子早就等在灶边了,双手捧着掰开的烤地瓜,顾不上烫嘴,大口大口吃起来。哦,那香甜的味道,太美妙了。烤地瓜,就是那时的美食啊。
 “冰糕,冰糕,三分的,卖冰糕--三分的。”孩子们的眼睛,望着窗外,还喜欢模仿一些大人的生活动作。
 当年,卖冰糕的小商贩,没有冰柜和冰箱,都是从批发商那里批来一些冰糕,装在大广口的玻璃保温瓶里,外面用小棉被包好,放在一个木箱子里,背在身上,穿街走巷叫卖。或者,蹲在路口叫卖。叫卖声,与北京、上海不同。北京叫“冰棍--冰棍--”;上海是用小木块敲着木箱子,叫“棒冰--棒冰--”青岛呢,则是不停地唱着“冰糕,冰糕,三分的。卖冰糕--三分的……”小孩子们,也就常常跟着唱起来。那时的冰糕,基本上是加了糖精和色素的冰块。可是,在大热天里,谁能够吃上一支这样的冰糕,也够小伙伴们羡慕的了。所以,往往是一人买冰糕,小朋友们轮流舔上一口。那时候,物质生活是清贫的,可是,却有滋有味,感受深刻。
 那一首首久远的童谣,那一件件依稀的往事……不同时代的童谣,都深深打上不同时代的烙印,渲染着不同时代的色彩,具有不同的内容,具有不同的形式。

门秀山,市北区档案局供稿,选自《记忆中的市北》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