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非物质文化遗产--柳腔戏
撰稿:城市档案论坛-滕学臣   发生时间:2014-05-06
【字号: 【打印】 【关闭】

    柳腔,山东地方戏曲剧种,2008年被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致产生于清代中叶的即墨西部地区,流行于山东青岛即墨、胶州、平度一带。《中国地方戏曲集成》载:柳腔是由民间说唱“本肘鼓”演变形成的。又称“老拐调”、“哦嗬唵”,它和苏北的淮海小戏、山东的五音戏、柳琴戏等剧种有一定的近缘关系。与茂腔的关系更为亲密,被称为“姊妹花”,同被誉为“胶东之花”。受莱阳“四弦小调”影响,兼容各种戏曲的表演技巧与音乐发展而成,青岛人旧时称其“拉魂腔”,也称其为“拴老婆橛子戏”,让人听起来就挪不动腿。

   过去我曾听老人说;女人听柳腔戏,往往会“针尖扎在手指上,饼子贴在锅盖上,枕头当成孩子抱”。记得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每当张秀云、张喜云等人到“四方剧场”演出,家住在“沙岭庄”的俺四姨和家住“台东镇”的俺二姨,就会结伴来到下四方村,吃住在俺家不走了,连续听上几天柳腔过过戏瘾。她俩从戏院回来后,还会把昨晚看过的柳腔戏闲聊给大家听。并和颜悦色的说:“不当客(儿),不吃席,也得去听柳腔戏”。可见她们对柳腔戏的痴迷程度真不一般。

   我最早接触柳腔戏是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那时,我在四方区政府杭州路管区广播站工作,白天播音,业余时间到四方剧场去做义务服务员,并享受免费看戏、看电影待遇。当柳腔剧团到四方剧场演出时,开始我并不太喜欢,听到演员开口一唱我就被吓跑了。可是后来听杨青田(文化局干部现已退休)大哥对我说:“柳腔戏刚开始听时感到不如意,可你只要听上个两三会,就觉得越听越好听。”我如他所说一试,果然如此。再遇柳腔剧团演出,我便场场不落。也就在那时候,让我认识了才30多岁的演员张秀云。

   那时候,青岛柳腔剧团上演的《赵美蓉观灯》《割袍》《隔帘》唱腔已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唱片社录音、灌制唱片并发行全国。我每天的播音工作,除了给听众播放新闻、音乐、京剧和相声外就是播放吕剧、柳腔等戏曲。由于我每天都给听众播放柳腔唱片,因此自己有时也会学着哼哼唧唧的唱上两句。

    柳腔分南、北派。北派以即墨市西部靠大沽河一带的刘家庄、吕家庄、挪城、丰享庄和七级、南泉等村的柳腔为主,南派以城阳区西部的河套、上马、棘洪滩、红岛一带的柳腔为主。

   相传,清嘉庆年间,有一单身王姓外地人(因无族谱哪里人氏无考),人称王师傅,来到了即墨西部仁兆镇沙窝村定居,并以演唱兼营手工业谋生。他在演唱和授徒过程中,将流传当地的民间曲调“姑娘计”和“绒花调”与“本肘鼓”结合,配上一些流传民间的乡间俚曲,神话故事,创作了韵词,串乡走户进行演唱,并藉此为生计。由于其曲调宛转,词意明达,易学好懂,故深受群众喜爱,本村和邻村的青年纷纷向其学习。借吹打、演唱谋生的吹鼓手、盲人更是如鱼得水,争相效仿,一时间,此曲调风行四乡八里。因其主要演唱形式是串村走户,故当时被称为“串门调”。

   但每逢节日、庙会,民间艺人则围桌盘椅,五七人一伙,生、旦、净、末、丑,你一段,我一句,辅以简单的乐器唱起来,观众四堵,这种演唱形式,民间称“盘凳子”。也就是柳腔艺术发展过程中的第二步——曲艺演唱阶段。

   柳腔在发展及形成的整个过程中,孙增基是柳腔艺术第二代传人的关键人物。据考,他出生于道光年间(公元1830年左右)。村人至今尚流传着他不少传奇故事,称孙增基身材修美,聪慧过人。他青年时代跟王师傅潜心学艺,虽家道殷实,终因学艺心切,荒废农桑而中落。他学柳腔不顾家业,有时搞得神魂颠倒,达到了入痴入迷的程度。有一次去挑水,因心中想的全是柳腔的事,挑起两个粪筐子就走,到了水井时才知道搞错了,可见其用心之专。

   孙增基既继承了王师傅教传下来的艺术成果,又与其他民间艺人一起,在串村走街“盘凳子”的演出实践中,对柳腔艺术进行了加工整理,丰富了柳腔演唱的各种曲牌,并开始将四胡作为主要伴奏乐器,不断的使柳腔这一新的剧种发扬光大,为逐步由“盘凳子”曲艺演唱阶段过渡到登上舞台奠定了基础。在一九00年前后,孙增基、王启培等人发起,租赁了戏装,在平度古岘镇管村戏楼第一次把柳腔搬上了舞台化妆演出。至此,柳腔这个产生于民间,发展和活跃于民间的戏曲艺术,终于脱胎于“盘凳子”的曲艺演唱形式,发展成了一个完整的、独具特色的地方剧种。

   王师傅晚年,专门授徒传艺,但由于当时学无曲谱,徒弟只好跟着师傅唱腔溜,不会的跟随着会的溜,于是就被群众称为“溜腔”。孙增基、孙传富、王启培等人,嫌其不雅,取曲调宛转悠扬之特点,借“溜”字之谐音,定名为“柳腔”。至此,柳腔已具雏形。

   新中国成立后,为柳腔的发展开辟了新的天地。在青岛人民政府的关怀支持下,1950年以张秀云、宋洵光等为主组织了一个“金星柳腔剧团”。沧口路上的原大众游艺社(国泰电影院)作为柳腔剧团排练场、剧场,称金星剧场,演出过《赵美蓉观灯》等剧目。1954年春,即墨县以柳腔名流刘作廉为首成立了即墨“民艺柳腔剧团”于1956年合并成立为“即墨柳腔剧团”。平度县也于1959年成立了专业柳腔剧团(1960年撤销)。1959年6月,金星柳腔剧团更名为“青岛市柳腔剧团”,由集体所有制转变为国营。同年十一月,山东省委、省人委将具有代表山东地区浓厚气息、群众影响极深的山东省柳子戏剧团、菏泽两夹弦剧团、青岛市柳腔剧团组成了“山东省柳子、两夹弦、柳腔晋京联合汇报演出团”进京演出,青岛市柳腔剧团三进国务院、一进怀仁堂,并在长安大戏院、前门戏院为首都人民做了专场演出,演出剧目有《赵美蓉观灯》《梁祝--隔帘》《丹凤关》《北京--割袍》《闹书房》。观看过柳腔的国家领导人有: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邓小平副总理、陈毅、贺龙、李先念、董必武、杨尚昆、彭真、习仲勋、林伯渠、万里、傅作义、徐特立、王光美等,还有文学艺术界的领导及众多艺术家都观看了青岛柳腔剧团的演出。分别有:郭沫若、田汉、周扬、老舍、曹禺、邓拓、沈雁冰、欧阳予倩、马少波、梅兰芳、俞振飞、荀慧生、马连良、张庚、新凤霞等。著名中国语言艺术家、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马少波看过后赋诗:
宋元遗韵喜存真,学游方知沧海深。仿佛儿时瓜棚下,“拉魂”一曲醉童心。

     青岛市柳腔剧团在京期间,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在中南海两次设宴招待。《光明日报》《文汇报》《北京日报》《戏剧报》等首都各大报刊分别发表了评价和赞扬文章,其中有马少波的《东海贝珠》、左海的《东柳吟》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唱片社特意为《割袍》《赵美蓉观灯》《隔帘》录了音、灌制唱片发行全国。

   我们都知道“马、谭、张、裘、赵”是北京京剧团的五大头牌。青岛人也把自己喜爱柳腔演员“张、张、宋、管、刘”,即张秀云、张喜云、宋洵光、管秀兰、刘淑琴,捧为是青岛柳腔剧的五大头牌。

     张秀云,女,工青衣、花旦、老旦。祖籍胶州,出生于1928年,她三岁开始跟养父母学戏(茂腔),五岁登台演出,到十三岁时就已成为台柱子,并由茂腔改唱柳腔。是青岛市柳腔剧团(前身为青岛金星柳腔剧团)副团长,中国戏曲家协会会员,享受高干待遇。她在改唱柳腔戏时吸收了部分地方戏的精髓唱腔巧妙地运用到柳腔的唱腔中,在演唱柳腔中的“悲宫”时巧妙地运用了评剧“悲调”中的精妙之处,形成她独创的特点。在“大悲宫”唱腔中运用大量的滑音,使整个“悲调”旋律凄楚哀怨,缠绵悱恻,充分表现人物泣不成声的悲切心情。张秀云凭借她那得天独厚的甜美而浑厚的嗓音,演唱得委婉缠绵,特别是“悲调”唱腔悲切苍凉,催人泪下。每当她表演时都非常投入,唱到悲伤之处,自己总是泪水涟涟,出现台上、台下共鸣场面。她还借鉴茂腔中的“反调”融于柳腔中。

   张秀云的代表剧目有《寻儿记》《西京》《北京》《观灯》《谢瑶环》《朝阳沟》等。她唱戏认真,在过去演出条件艰苦情况下也从不敷衍观众。无论寒冬、酷暑,经常到露天舞台演出,数九寒天,身着单衣跪在冰凉的水泥台子上演唱,一跪就是六、七分钟,膝盖被冻得麻木,尽职尽责。她生有五个孩子,不到分娩的那一刻不下舞台,借助戏装遮挡凸起的腹部。她从没做过一次满月,还有一次生子第三天便抛下了孩子参加演出。

   张秀云1954年8月和1956年在山东省一、二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她演出《金簪记》,《割袍》分别荣获优秀演员奖和演出获一等奖。1959年她主演的《赵美蓉观灯》一戏被选为代表地方戏剧种进京汇报演出,受到刘少奇、贺龙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两次在中南海设宴招待,张秀云与周总理同桌就餐,受到周总理的高度赞扬和对柳腔的肯定。1960年代表青岛市文艺界,出席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代会,受到毛主席接见并合影留念(毛泽东接见张秀云的照片,文革中丢失)。1995年正月,张秀云于青岛去世!

    张喜云,(1931年--1982年),原名姜云华,祖籍胶县。八岁随姨父母(张凤山夫妇)学习茂腔,十一岁登台,十五岁主演“四大京”“八大记”等戏,后改唱柳腔。青岛解放后,加入青岛市金星柳腔剧团,即后来的青岛市柳腔剧团。戏剧股股长,享受高干待遇。

   张喜云,嗓音醇厚,咬字清晰,表演潇洒。主攻小生,兼演青衣,与姐姐张秀云搭配才子佳人戏。善演《梁祝》《卖油郎与花魁》《宝莲灯》《天河配》《向阳商店》等剧目。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青岛、崂山、即墨、平度、胶州一带,提起柳腔没有不认识张喜云的。她是那个年代青岛地方戏中的当红偶像小生。

   1956年,张喜云参加了山东省第二届戏曲观摩大会扮演《寻工夫》李氏,获演员三等奖。1959年进京汇报演出时,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在传统戏《隔帘》中饰演的梁山伯,有中国唱片社灌制唱片发行全国。

   身为山东省人大代表、青岛市政协委员的张喜云在青岛市柳腔剧团夭折后,她积极向有关单位和领导反映情况。尽管是不随缘,但她对柳腔艺术的追求、继承和发展,所付出的辛劳使世人难忘!

    宋洵光,(1916—1975) 原青岛市柳腔剧团业务团长。祖籍即墨市原长直镇范戈庄村人。自幼酷爱柳腔,18岁便与柳腔演员刘森、贾永红等搭班唱戏,专工小生。经常在即墨、平度、莱阳、崂山等地演出。

  40年代初,至青岛,改唱茂腔,主演小生,兼演老生。与张凤山、李玉香等一起演出。1949年,参加青岛市茂腔剧团。后调至金星柳腔剧团,工老生,兼演花脸,并被任命为该团团长。

      宋洵光嗓音洪亮,唱腔韵味十足,知其者,无不高举拇指称赞。他思维敏捷,博闻强识,善于采取众长超越自我。创作、编导的《双女恨》《五女会》,整理改编的《寻工夫》《月墙》《割袍》等传统剧目受到观众的认可与赞赏。

    1956年,山东省第二届戏曲观摩演出中,与张秀云合演《割袍》,获演员三等奖,并灌制唱片。1959年,他带领部分演员参加“柳子戏、两夹弦、柳腔晋京汇报演出团”,在北京以《赵美蓉观灯》《割袍》《丹凤关》等剧目,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他还参加过《王克英》《杨立贝》《海防线上》等现代戏的演出。

   “文化大革命”中,剧团被迫解散,他也受到“莫须有”罪名的折磨,被遣返回乡。1975年10月文化局在他的病房前宣读了对他的平反决定,第二天,病逝,终年58岁。

    管秀兰,观众昵称“大兰嫚”,祖籍即墨南泉,1938年生于青岛。出生于梨园世家的她,自幼耳濡目染,从父良师管振民(著名柳、茂腔表演艺术家,工大生、花脸,柳腔第一代代表人物之一)。十二岁进青岛市金星柳腔剧团(青岛市柳腔剧团前身),十三岁登台,得到刘小(刘洪石)、刘嫚(刘德昌)等老艺术家的首肯,十六岁参加山东省戏曲艺术培训班深造。

    管秀兰,主攻花旦、花衫,兼青衣。其扮相端庄,嗓音甜美亮堂,唱腔悦耳委婉,表演功底娴熟。善演《玉杯记》《半把剪刀》《钗头凤》《秦香莲》《白莲花》《月墙记》等传统剧目及《社长的女儿》《朝阳沟》等现代剧目。特别主演的《白莲花》一戏曾在青岛永安大戏院连续演出月余,场场爆满,观众无不被其花调三大折所折服。

    1985年资料: 管秀兰刘淑琴《月墙记》  1959年进京演出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好评。她主演的《隔帘》《赵美蓉观灯》均由中国唱片社灌制发行全国。1962年在青岛市青年演员汇演中,她演出的《香罗帕》获得演员一等奖。

   青岛市柳腔剧团解散时,管秀兰被分配永安剧院,后调到金城电影院。文革后,管秀兰强撑身体为柳腔事业奔走,一直到2004年于青岛病逝。

   刘淑琴,1939年出生,平度人,父亲是个地道的柳腔迷。11岁的时候,父亲就把她送到当时位于台东的德顺戏院学戏。那时候,学戏很苦。我每天凌晨4点就要到山上喊嗓子。然后跟着师傅吊嗓、练功。别人上台的时候,她就偷偷在一边学,从念白到唱腔,从文做到武打,再到锣鼓经、倒立、鹞子翻身,甚至一个眼神、一句花腔,她都记在心里。渐渐的,师傅注意上了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小姑娘,开始手把手地教戏。3年后,她就能唱‘宝童’,16岁的时候就挂头牌唱主角。

   刘淑琴还不到20岁就进入成立不久的青岛市柳腔剧团,与著名演员张秀云、宋询光、张喜云、管秀兰齐名成为柳腔的五大名角。刘淑琴和管秀兰主演的《红楼梦》和《梁山伯与祝英台》成为才子佳人的完美化身,刘淑琴的小生扮相,不知让多少妙龄少女痴迷,托人说媒要“嫁”给她。往事如烟,现在五大名角只有她一个人健在。

   在三年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历史原因,几个专业柳腔团相继解散。演员改行后,他们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生涯,各自成为骨干和教师,活跃在农村、厂矿文艺战线上,培养和造就了大批的柳腔艺术人才,为柳腔艺术的生存付出了自己的贡献。也显示了柳腔这一民间艺术极强的生命力。一九七六年,即墨市重新成立了专业剧团,成为现在唯一的柳腔专业团体。

   1985年柳腔戏《王三卖鱼》荣获首届中国“首届戏剧电视片鹰象奖”二等奖。1989年即墨柳腔剧团再度晋京,演出了自编现代剧《恩爱之间》。目前即墨市柳腔剧团是这个剧种唯一专业剧团,1992年被文化部列入天下第一团序列,2004年即墨市被公布为“山东省民间柳腔戏艺术之乡”。2008年被公布为“中国民间艺术柳腔戏艺术之乡”近年来,即墨市政府投资3200万元建设了总面积为12850平方米的“即墨市文化中心”,为即墨市柳腔剧团专设了排练厅、办公室和库房等场所;每年为剧团差额拨款10多万元活动经费;将柳腔剧团演职员由原来的十几人增至40人,并由差额拨款单位转为全额拨款单位;投资二十多万元排演出版了《赵美蓉观灯》《彩楼记》等23个传统剧目的光碟,编印了70万字的《即墨柳腔选粹》,建立了艺术档案,帮助老艺人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激励他们为柳腔艺术的发展尽其所能。剧团每年坚持开展送戏进农村、进社区、进工厂和进学校活动,年演出达200余场次。

    民间爱好者活动活跃。目前,已在城区各文化广场建立了5处大型业余演出场所,有十几个镇、街道成立了“庄户剧团”,并坚持常年演出,共同传承这一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遗产。

    一九八三年,柳腔的发源地,平度市仁兆镇投资八十万元建起了影剧院,投资二万余元,购置服装、道具,成立了仁兆镇业余柳腔剧团。现在,村办业余柳腔剧团,遍布平度、即墨两市的广大农村,为活跃丰富农村群众文化生活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棘洪滩街道域内是被誉为“胶东一枝花”的著名柳腔戏发源地之一。柳腔唱腔的板式有悲调(大慢板)、慢板、花调(原板)、散板、摇板、哭头、二六、流水、快板、垛板、反调、南锣及娃娃腔等。柳腔采用民乐伴奏,分文场和武场。文场又由弦乐和管乐组成。柳腔的曲牌大部分由当地民歌发展而来,也有一部分是从其它剧种移植过来的。柳腔的唱词和念白运用地方方言,通俗易懂,朴实亲切,充满生活气息,具有浓烈的乡土风味,同时还吸收了大量的歇后语和顺口溜并运用比兴和夸张的手法,增强感染力。

    新中国成立后,棘洪滩域内的大部分村庄先后组建起业余柳腔剧团,除演出传统戏外,还移植上演了《三世仇》、《白毛女》、《刘胡兰》、《夺印》等阶级教育题材的现代戏,达到棘洪滩域内柳腔演出的一个鼎盛时期。

    2003年组建了棘洪滩村业余柳腔剧团。演出的剧目以“四大京”、“八大记”中《东京》、《火龙记》、《钥匙记》等折子戏和《铡美案》、《打龙袍》、《墙头记》等传统戏为主,另有现代戏《婆婆巧识三儿媳》和小品等,共有戏剧18部。

   2006年7月“桃源柳腔剧团”成立。剧团常年在城阳、即墨、胶州、平度等地演出,尤以农历正月和山会、庙会、集日等居多。演出剧目共有17部,全部是传统戏,主要是“四大京”、“八大记”中的传统剧目及其折子戏和《小姑贤》、《割肉孝母》、《莲花案》、《梁山伯与祝英台》等,深爱当地老百姓欢迎。

更多详情请见“城市档案”论坛——“非物质文化遗产——柳腔戏”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