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劈柴院里的往事钩沉
作者 : 孙保锋      发布时间 :  2013-05-20 07:17:04
【字号: 【打印】 【关闭】

     劈柴院与中山路商圈是这样一种关系:中山路赋予劈柴院绝佳地缘优势,劈柴院也以超级火爆的人气倾情回报。中山路的繁华似锦、亲和包容、口碑远播,骨子里与青岛人祖祖辈辈念想劈柴院大有关碍。可以说,劈柴院是中山路文脉中最传神也最具本土色彩的章节,是大商圈里的小世界。当抖落前尘的劈柴院,迎来复兴计划的温煦朝阳,多少喜悦写上粉刷一新的老墙,多少生气回荡在挂起金字招牌的巷陌之间。

    为什么叫劈柴院?

    身处大鲍岛华人城中的劈柴院,出现在20世纪初青岛掀起第一拨建筑潮时。据载,1901年,平度商人官某与即墨商人胡某在大鲍岛直隶街(今河北路)相邻处各买地建房,当为劈柴院建筑之始。

    何以叫做劈柴院?流行说法有两种:一是认为此地曾为劈柴市;二是认为当时“院内皆劈柴架屋,故名”。推想下来,劈柴市的说法似乎更加靠谱。德国租借青岛之初大兴土木,劈柴院北临大窑场,而胶济铁路尚未通车,烧窑取暖皆靠木柴,劈柴市应运而生自在情理之中。至于劈柴架屋,偶尔有之,绝非皆然,因为德国人定规大鲍岛建筑为砖瓦结构,即便使用木料,也是上等材质,决不会用烧火劈柴。劈柴院最初的市场活动类似于现在的早市,卖货的基本上是早晨忙活一阵子就散场;后来出现了固定的常摊,他们租下劈柴院业主的地皮,在院内搭建了木板房,这里也就逐渐由早市变成了全天候市场,而劈柴院成为全天候市场的时间大约是1920年代。1930年代的报纸曾在文称:“自我到青已有20年的历史,却没见这里有人卖劈柴。再打听资格老的朋友,也没人知道。那么劈柴院之为劈柴院由来久矣。”

    锅贴——儿时的美味

    据1947年11月份的一张报纸介绍,当时的劈柴院有百余个香烟摊,主要经销美国烟、上海烟、青岛烟以及土制烟,品种齐全,价格便宜,从十小盒起码,全是“批发价钱”。据1946年6月14日《青岛公报》介绍,劈柴院的香烟“货色多,价钱又公道。有自美国来的金骆驼、红吉士,也有土烟、天坛、司太飞;有的十根数千元,有的六百元就可以买百根,应有尽有,随意选购。烟贩们多是言不二价,不过货色如何,却需你自己长眼色。”

    请客吃饭到馆子要上一桌席,照青岛人的说法——很展洋。孩子们来玩,有糖果、花生、瓜子、栗子等各种零食。好喝两口的,有酒馆“一条巷”,店中一个大缸,红纸写着斗大一个“酒”字。不过平头百姓不可能天天吃大餐,价廉物美的小吃才是草根阶层的最爱。曾有老报纸载:“上世纪30年代初在劈柴院东门门洞里有个卖锅贴的,支了一口锅、摆了两条长凳和一张破桌子就干起来了。虽然门洞里的卖锅贴店空间小、条件差,由于锅贴做得好吃、地道,时间不长就有了名气,每天来吃锅贴的人络绎不绝。没过几年,门洞里的锅贴店竟然发达了。于是,锅贴店就离开了门洞,在劈柴院租了门面房继续卖锅贴。不料想,离开了门洞的锅贴店,尽管场地、桌椅比以前讲究多了,但锅贴的味道则大不如以前,回头客也越来越少”。其实,李家饺子楼、张家坛子肉、杨家豆腐脑个顶个都有一大批忠实的美食粉丝。

    马三立曾来此说书

    老劈柴院有个绰号叫“乐子院”,套用今天的说法,就是平民娱乐城。上世纪40年代《青岛晚报》特辟专栏,名曰劈柴院,专门报道此地的娱乐动态,可见影响之大。

    劈柴院的说书场与茶社在岛城知名度极高。据1933年的《青岛指南》记载,当时劈柴院有说书场5家,以江宁路37号(当时的门牌号)院内为最多,分别是“王教顺说书场”、“刘廷乐说书场”、“赵唐祥说书场”、“王兰芝说书场”,另外在江宁路附2户还有家“苗心诚说书场”。有王教顺说书场、刘廷乐说书场最叫座。据报载,那时听书“坐在凳上听一晚大鼓或是二簧,十几枚铜元也就凑付了;如果你要摆阔的话,沏一壶香茶,占一等座位,几毛钱也够你支消”。唱西河大鼓的刘泰清开有泰清茶社,他演唱西河大鼓,自创“快打慢唱”一派,经典剧目《残唐五代》、《封神演义》等都极有观众缘。不过茶社比较说书场属于高消费,特别是有歌女的,“点唱一段定价千元,手头大方的堂客一掏五千,有目的的捧场客人更是一掷千金无吝啬。”这就不是短衣帮们玩得起了。劈柴院还有一家茶社叫“泰清茶社”,该茶社招揽客人的方式就与其他三家茶社不同,1947年12月的《青岛晚报》如此说:“泰清茶社,无论晴雨寒暑,每日基本七八个茶客,坐长板凳上洗耳恭听说书先生说话……”

    像北京天桥,许多名角儿曾在劈柴院“撂过地”。相声大师马三立,来青岛闯江湖时只有18岁,与刘宝瑞搭档,演出了《对对字》、《大上寿》等段子,很叫座。多年以后,他来青岛开会,专程到劈柴院寻访旧地,感慨万千。著名演员新凤霞刚出道时也曾在劈柴院客串过角色。劈柴院见证了艺人们充满辛酸的成功之路,也将老青岛人一代代浸润的人生体味化为城市的精神皈依。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