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平民院,号称“公馆”的廉租房
作者 : 孙保锋      发布时间 :  2012-12-19 15:20:26
【字号: 【打印】 【关闭】
    一座城,两重天。
 
    正像上海的外滩与闸北,青岛繁花似锦的中山路与荒蛮无望的台西镇,如影随形,却又难以搭调。
 
    马虎窝、脏土沟、菠菜地……这些名字竟出自青岛这个向来以欧陆风情著称的远东城市,走南闯北的王统照不相信。但是当他下了观光马车,驻足城市最西端裸露海岸之时,他连续用了好几个“荒凉”来表达自己的惊愕。他看到草棚、木屋、薄瓦,疲卧的小狗,蓬面的女人,黄瘦污脏垂着鼻涕呆立无神的小孩,暮色沉沉中,单调的涛声为这荒凉平添晦暗与绝望。遥遥数里之外,老街里灯红酒绿流光溢彩,曼妙爵士娓娓奏响。统照先生叹道,“我总想不到在这美丽的都市也还有这么苦的地方。”
 
    从德国殖民时代小泥洼人被迫迁居挪庄起,台西就开始走上城市贫民窟的聚集之途。民国八年,尚在日本治下的青岛,一群难民在后海岸的荒滩上落脚,他们就地取材用煤渣垛筑土屋,成为马虎窝最早的居民。从最初的六七户到王统照目击之时的20世纪30年代,马虎窝在一波波难民潮的浪涌中已然扩张到200多户人家,沿海岸线南北逶迤,竟至占下半条四川路。官方曾言,马虎窝阻碍团岛道路,亟需迁移。脏土沟、菠菜地、西大森的群落模式也都大抵如此。
 
    与所有大都市的外来户一样,充当苦力是台西贫民窟男人们最主要的谋生手段,他们拉车、运煤,扛大包,卖力气为妻儿赚取窝窝头咸菜,而为他人提供奢侈的享受。女人小孩们则捡煤核、拾垃圾,补贴家用。尽管日夜辛劳,他们依然是“悲苦情形,不堪言状”。当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之外,他们用破砖碎瓦烂草席糊起来的窝棚,低矮污秽,拥挤不堪,卫生极差,火灾不断。每到冬天,冻饿致死者随处可见。脏土沟曾经连续发生两次大火,数千人无家可归,正逢寒冬,场景惨不忍睹。
 
    青岛最大的棚户区,罪恶渊薮的贫民窟,谁来给这个现代都市的沉疴重病开方下药?一座城市如果只有富人住在洋房冬暖夏凉,穷人片瓦不得寒暑煎熬,何谈宜居?
 
    当局者的目光游移许久之后,开始聚焦到平民院上。早在1928年,胶澳商埠局即有意效法欧美国家市政,“拟就挪庄建筑住屋千数百间,廉价卒于贫民”。可是,钱从哪来?历任青岛市政府财政都是捉襟见肘,预算报告常常是一片赤字。搞平民院可是大投资,1929年新成立的“筹建平民住所委员会”好不容易从市政府牙缝里抠出3万大洋,不想这点钱做做建筑地点的勘察就花得一干二净。
 
    由市政府秘书长、参事、社会局、财政局、公安局、工务局局长等人和社会名流、专家学者等组成的13人筹建平民住所委员会,经过深入研究后,一套以政府拨地、多方筹款、百姓自建为主要内容的兴建计划正式出台。
 
    这个计划规定兴建平民院有三种方式:一是由政府拨款兴建,二是民众自行建筑,三是慈善团体代为建筑。由政府拨款建筑的平民住所,主要用来安顿各地来青难民,以充当佣工、苦力、摊贩和贫苦妇女为限;民众自建的住所,由政府拨发公地建筑,不收取地租,如建筑资金有困难的,则酌量给予贷款,分期归还;慈善团体代建的平民住所,则由政府无偿拨给土地,廉价租给贫民居住。
 
    艰难起步的平民院工程,终于开花结果——1930年青岛最早的廉租房竣工。这三处分别位于台西五路2号和四川路70号的平民院,共建房近600间。这三处平民院有两处是来自民间善款,其中潍县谭爱伦女士一人就捐资2万5千元。也许是受到谭女士的感召,也许是当局动员有方,岛城首富刘子山随后也捐款5万元,专门用于修建平民院。此时,青岛新辟高级别墅区正备受追捧,这块后来以八大关闻名海内外的特别规定建筑地,吸引了无数达官贵人、外商侨民租地建房,当局于是就从八大关的地租地税中专门抽出一块,专款专用平民院建设,所谓用富人的钱给穷人盖房。
 
    在青岛廉租房建设的三种方式中,后来以市民领地自建为主。《办理平民领地自建住所暂行简章》规定,批地自建住宅的市民,3年之内免缴租权金和地租,但获批的建宅之地,在未建筑之前不得转让,违者收回。市民自领取租地凭照后,2个月内须依照呈报的图纸建筑完工。凡未遵照图纸自行建筑者,责令拆毁重建。建筑完工后,应于5日内呈报公安局以备查验,未通过查验不得入住。
 
    平民院建筑样式是怎样的呢?1934年《青岛市平民住所一览表》中记载,平民院全部位于台西,共有“八处十四院,均系平房,每间十二平方公尺,一门一窗”,一律黄墙红瓦。廉租房从租金上又是如何体现呢?“公建者每月每间租金后一元,带厨房者每月租金一元五角;自建者由公家施给地皮,不收租权金,并永远免除地租税”。1元租金就当时青岛物价而言,十分便宜。一个叫孙贵业的城市贫民在写给当局的申请书中说,他曾租住的大鲍岛沧口路里院楼顶三角屋,拥挤不堪,可一月租金就要5块,占去他全家收入的大半。当然,领租平民院的限制很严格,像军人、警察、教师、商人等阶层就没有资格申请,以免沾老百姓的便宜。不过,孙贵业很幸运,获得批准,一家四口入住了原址建在马虎窝的平民院中。像孙贵业这样的社会底层民众,很多人都住进了这种12平米一门一窗虽然简易却很温暖的小屋。后来,居住在平民院的人们喜欢自称“十大公馆”,那意思,对穷人而言,能住进这样的房子,可比富人住公馆。言语之中,带点自嘲,更带着骄傲。
 
    贫民窟变为平民院,不仅是居住条件的乔迁之喜,也是一次从旧农民向新市民的身份转换。日常生活、卫生习惯、邻里关系等现代城市的社会规范,正在他们身上发生影响。一位政府派遣的平民院管理员在报告中说,这些新居民开始改掉随便大小便、乱倒脏水垃圾的习惯,他们不再用野蛮的斗殴方式解决争端,而是心平气和的商量解决,由于良好的卫生习惯和防疫措施,霍乱大流行对青岛平民院几乎没有造成多少危害。他说,他们都是可以造就的良好国民。
 
    如果说平民院是雪中送炭,那么西镇公园就是锦上添花。
 
    1936年对于西镇是有特殊意义的。这一年,十多个平民院相继完工入住,一片新社区初具规模。这一年,市立贵州路小学落成,义务招收贫民子弟接受国民教育。这一年,西镇公园破土兴建,。刚刚住进平民院的百姓们,开始萌发人居环境的自觉意识。档案中保存的一份请求建设西镇公园的120人联名提案,便是这一民间诉求的明证。从欧美学成归来的年轻学者们,正要将西方流行的花园城市加以实践,这个曾经城市边缘无人问津的荒凉角落,因缘际会,竟然成为打造宜居青岛的试验平台。
 
    民国版《青岛指南》曾这样描述西镇公园,“位于市南区之西南部,台西镇之东南,东临郓城南路,南接贵州路,北临南阳路,西为城武路,占地约5,290平方米,周围石柱栏杆,中植花木,石桌石凳及铁椅散布园内。园内西南部辟一圆形水池,盛夏之际,每值夕阳西下,附近居民均集于园中,做各种游戏,诚西镇一带纳凉佳地。”从一张绘制精细的配置图看,西镇公园确是佳园。不仅有上书所说的花木桌椅,栏杆水池,还有一处儿童运动场和一方假山,假山之上又有山亭,所以公园的格局和景致,既带现代都市色彩,又透出中国古典园林的灵秀。一位叫马德明的老人回忆当年在西镇公园玩耍时的情景,依然怀念不已,连说那里面可好哩、可好哩。曾经的贫民窟有了自己的公园,“十大公馆”的住户们能不感动。
 
    从游离城市边缘的自生自灭,到平民院的规划修建,再到西镇公园的建成,展示着一座城市将流民造就为市民的胸怀,更蕴含着外来者被包纳与认同的心路历程。一间12平米的小屋,一座环境优美的公园,一片焕然一新的社区,让老西镇的先辈们找到了从未有过的归属感,像飘零的种子落地发芽扎根——从此异乡变故乡。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