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青岛商科大学:迟到的日本文化渗透
作者 : 周兆利 杨 柳      发布时间 :  2012-03-31 15:49:50
【字号: 【打印】 【关闭】
    1914年11月,日本战胜德国占领青岛后,青岛唯一的大学——德华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简称德华大学)被迫解体,连同大学的藏书被日人运回国内。日本京都大学图书馆里那些打有德华大学标记的书籍,印证着日本人扼杀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
 
    日本控制青岛后,建立了军政合一的统治机构——守备军司令部,下设陆军部和民政部,而民政部下属的总务部专职教育建设。始自明治年间的近代学校改革,使日本对办学模式有了深刻认识,加之大量日本人移民青岛,相继在青岛、李村、台东、四方、沧口设立多所侨民普通小学,在德华大学旧址设立青岛高等女学校,在俾斯麦兵营附近设立青岛中学校(今鱼山路海大六二楼一带),在馆陶路建立了私立青岛学院,较具规模的初中级学校教育体系和职业教育体系在青岛建立起来。但日本忙于经济掠夺,只注重侨民教育,对在青岛建立一所大学不感兴趣,青岛高等教育出现很长时间的空档期。
 
    等功利的日本人认识到需要建立一所自己主导的大学,强化对中国人的影响时,已经到了不得不归还青岛主权的前夕。
 
    1921年10月,“日华实业协会”首先向青岛日本守备军司令部提出为中国人建立一所大学的申请。
 
    “日华实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创立于1920年6月,自称“以日中亲善为目的,致力于在中国推进文化及社会事业发展的日中亲善团体”。协会会长就是日本近代史上非常著名的人物,日本明治和大政时代的大实业家,被后世称为“日本企业之父”的涩泽荣一,他倡导经商要“一手拿算盘、一手拿《论语》”,做到义利合一。
 
    在这个协会中,工藤铁男具体负责建设青岛大学的实施。工藤铁男提交的筹建报告说:“协会自创办之后,多次对中国教育设施做全方位调研,认为要稳固与山东的联系,须实践政府提出的全面发展教育的方式。”日本守备军司令部接到报告后,迅速予以批准:建立青岛商科大学预科及中等程度的商科教育机构,日后在以此为基础,增设其他学科,逐渐完善成一所综合大学。
 
        日本在青岛建设大学的真正目的,可从青岛守备军向文部省、外务省及拓殖局长官的汇报中有所了解。日方认为,万年兵营(今海洋大学鱼山路校区)宏伟壮丽,应合理利用。此外,欧美各国在华文化事业呈现繁荣之势,各类学校齐全,为了与欧美在青教育竞争,也就是加强在青岛的奴化教育,对抗青岛日益高涨的反日情绪,有必要革新对中国学生的教育方针,使其在学校中接受全方位的亲日教育。
 
    在此创设大学,日人也看到青岛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优势。涩泽荣一认为青岛占据山东铁路及海运要塞,方便接收包括山东在内以及直隶、山西、河南、安徽及满洲、华南等地学生,同时青岛气候宜人,加之与日本往来交通便利,有利于日本文化的输入。
 
    从历史层面考虑,山东自古以来是中华文化的发祥地,文化底蕴深厚,是中国人向往的去处。在青岛中小学校稍具气候基础上,有必要建立高等教育机构提升原有学校的价值。
 
    筹办大学最重要的硬件设施是场地。工藤铁男向时任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由比光卫提出,无偿转让万年兵营用于大学校舍。考虑到学校将来的需要,工藤铁男还提出,除万年兵营所占土地、建筑物及附属设施之外,希望民政部将相邻万年兵营的约30万坪土地预留为大学用地。由比光卫批准了工藤铁男的申请,同意无偿拨付万年兵营作为大学校舍。为满足日后发展的需要,由比光卫还批准将日本海军防卫队司令官舍作为青岛商科大学筹备处使用。
 
    此外,关于学校教室、寄宿宿舍、办公室及职员宿舍等处的所需物件,协会申请将民政部保管下的器具及家具等予以酌情分配,并提出希望接收德占时期与学校教育相关的必要文化设施等。
 
    大学创办费由日华实业协会承担。鉴于开支巨大,希望能获得日本政府的支持。按照涩泽荣一的设想,所建大学将是日本人经营对华文化事业中最权威的机构,因此应稳固基础并谋求在华更大的发展空间。
 
    至于学校发展的路径,协会计划先从属于实科的商科开始,逐步增设农林科、理工科、医科、文科及法科,最后完善成一所综合性的大学。
 
    日华实业协会设想的青岛商科大学于1922年4月25日开学,先招收预科,并附设甲种商业学校,校委会拟采取委员会制,由日中两国委员组成。
 
    青岛商科大学创设之时,中日交还青岛的谈判已接近尾声。1922年2月4日,中日双方代表在华盛顿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约》,青岛商科大学拟定的校址也纳入应交还中国的公产范围。日本如想使用,必须征得中方同意,围绕商科大学的谈判成为当时谈判的重要内容之一。
 
    1922年7月24日,日本驻华公使、谈判代表小幡酉吉首次向中方谈判代表王正廷提出,希望中国能把万年兵营及原防备司令官舍无偿让渡给日方用做商科大学校址,如果中国同意,日方将承诺放弃中方支付日方维护这些财产的费用。王正廷深知日本人的用心,但日本人究竟有多少诚意来建设这座大学?精于外交的王正廷决定摸摸日本人的底牌。8月22日,王正廷在只有两国外交人员出席的宴会上,主动谈及青岛商科大学。王正廷表示,为纪念归还青岛建设一所青岛大学,很有意义,他本人也非常赞成。不过,他希望这座大学能有一个完备的计划,第一阶段不能仅局限于商科,而应同时开设医科、农科、林科,这些都是青岛回归后最需要的。第二个阶段,再进一步增设工科、理科、法科,最后建成一所包括文化、美术、音乐等科系在内的专业齐全的综合大学。中国愿意与日本合作,准备出资200万元到400万元。王正廷询问小幡公使,日本能否援例美国,从对日庚子赔款中拨出1000万日元予以支持?小幡被问的措手不及。因为他很清楚日本政府的底线,每年只从庚子赔款的本金和利息中拿出200万日元,就象撒胡椒面一样,分别用于中国留日学生的学费、留日预备教育费、文化设施补助费及自然灾害慈善救济。小幡说,将1000万日元全部为青岛支持是不可行的。王正廷指出与其把1000万日元分散使用,不如集中用于一处更见效果,美国的“洛克菲勒”基金就是最好的例子,小幡未置可否。至此,日本企图以留学生教育对华渗透,逐步掌握青岛未来教育主导权的居心暴露无遗。
 
    11月6日,鲁案中日联合会第一部举行第26次会议,小幡酉吉再次重申设立商科大学对中日双方是互利共赢的事业。王正廷当即表示,日华实业协会设立青岛商科大学固属可嘉,但日本守备军民政部事前未经中国允许,就擅自把万年兵营无偿贷给商科大学使用,违反了中日条约的规定。何况中国对于在青岛建立大学,早有预案,“万年兵营及原防备司令官舍,因中国拟留作自办青岛大学之用,不能提供青岛商科大学使用”。为此,小幡软硬兼施,一方面让涩泽荣一写信给王正廷疏通;另一方面,不惜违反外交礼仪,向中国政府抗议王正廷“排日”,要求换人。但以王正廷为首的中方代表,看透了日本人的底线,坚执不让。最后,为达到早日收回青岛的目的,保证谈判不破裂,中方作了妥协,同意把旭兵营作为青岛商科大学的校址,日方退出万年兵营,作为中方创建青岛大学的校址。
 
    1923年,日华实业协会开始组建青岛商科大学,今田实任筹备主任,聘请东京高师教授川村为校长。旭兵营和万年兵营一样,也由德国人所建,原称“依尔蒂斯兵营”,是青岛著名的建筑物之一,虽比万年兵营规模稍小,但设施完备,德人撤退时,留下讲桌、铁床、衣柜不下600余件,容纳600多人都绰绰有余。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地区发生7.9级强烈地震,损失惨重。日人无暇兼顾,商科大学最后流产。导致青岛商科大学夭折的另一因素是私立青岛大学迅速创立,从日本驻青总领事堀内谦介的报告中,我们看到了日本人对创办青岛商科大学的不自信,毕竟在那个年代里,日本在高等教育上还没有绝对的优势。
 
    重温历史,私立青岛大学与青岛商科大学也有诸多关联。两个学校都选择了同一校址。民国教育部特派员李贻燕首先推荐万年兵营作为青大校舍最合适,胶澳商埠督办高恩洪的极力争取,使私立青岛大学出现在拟建青岛商科大学选定的校址;其次是学科设置,都从实用学科开始,以建设一所综合性大学为最终目的;最后是办学模式,均属于政府、社会合作办学,经费大都来源于机构及商人捐拨。青岛商科大学的有力支持者是日华实业协会,私立青岛大学的日常活动经费由胶澳商埠局、胶济铁路局及本土绅商赞助。

    青岛大学建设虽由日人酝酿,最后由国人主导完成。过程一波三折,结果皆大欢喜。青岛高等教育起步稍晚,却自诞生之日起就鲜明地打上“中国制造”的印记。在列强觊觎,内争不已的年代,不能不令人油然而生一种敬意。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